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许河村 > 焦作市人民检察院以焦检刑诉〔2010〕5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扬犯

http://nsndigital.com/xhc/402.html

焦作市人民检察院以焦检刑诉〔2010〕5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扬犯

时间:2019-07-21 05:49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抢手链接:

  法院收费计较器

  合肥律师收费尺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刑事辩护刑事案例 注释

  焦作市人民查察院以焦检刑诉〔2010〕54号告状书指控被告人刘扬犯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刑事判决书

  来历: 日期:2019-01-17 阅读:

  审理法院: 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 (2011)焦刑三初字第6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由: 开设赌场罪

  本案由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侦查终结,焦作市中站区人民查察院于2010年5月25日向焦作市中站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0年10月12日决定改变管辖,河南省焦作市人民查察院以焦检刑诉〔2010〕54号告状书指控被告人刘扬犯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居心危险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刘建光、许晖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居心危险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居心危险罪,被告人袁民锁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李向阳、韩现辉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一案,于2010年12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审理过程中,被害人芦××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并于庭审前撤回告状,本院经审查裁定予以答应。本院依法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河南省焦作市人民查察院指派查察员崔玉彬、李小伟出庭支撑公诉,被告人李向阳、刘扬及其辩护人董日普、刘建光及其辩护人成群星、王继红、许晖及其辩护人刘啸、王培文及其辩护人宋立成、张建新及其辩护人廉军魁、代文宝、韩现辉、袁明锁及其辩护人王志立到庭加入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环境

  河南省焦作市人民查察院指控:

  (一)、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2003年至今,被告人刘扬纠集被告人刘建光、许晖、王培文、李向阳、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伙同刘兴华、杜××(二人均另案处置)等两劳释放人员及社会闲散人员,在焦作市有组织的实施违法犯罪勾当,并在违法犯罪勾当中逐渐构成了以刘扬为组织、带领者,刘建光、许晖、王培文、李向阳、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刘兴华、杜××等报酬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组织成员经常堆积在焦作市大杨树街九号会所、兴华街星牌台球厅、8号台球厅、银座酒吧等地,视刘扬为组织老迈,一切听从其批示。

  刘扬等报酬获取不法经济好处,有组织的在焦作市实施开设赌场、发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行为,为组织敛财数百万元。该组织获取的不法经济好处又进一步支撑组织的违法犯罪勾当,包罗供组织成员吃喝玩乐、为组织成员发下班资等。

  刘扬等人在焦作市、济源市等地以暴力、要挟等手段,在稠人广众之下对无辜群众实施挑衅惹事犯罪、居心危险、巧取豪夺等违法犯罪行为,致多人轻伤,称霸一方,为非作恶,逼迫摧残群众,为组织制造声势,对本地群众形成心理强制,平安感下降,在焦作市社会上构成严重社会恶劣影响,严峻侵扰本地的一般社会、经济糊口次序。该组织还在焦作市持久操控赌钱、放高利贷等不法买卖,获取不法经济好处,并为包管本身赌场好处,而有组织的采用暴力、要挟等黑吃黑的手段打砸其他赌场,以获得赌场上的最大不法好处。

  2007年秋天的一天,刘建光在泛爱买小七等人开的赌场里赌钱时,输掉6万8千余元。刘建光在赌钱竣事后把赌场用的牌九和骰子拿走。后刘建光将此事奉告刘扬,刘扬即率领刘建光等带刀到泛爱县中山大酒店后找到买小七,以买小七赌场骰子有问题为托言,对买小七进行要挟后,强行向买小七索要财帛,买小七慑于刘扬、刘建光等人的淫威,先后给刘建光8千元现金了事。

  (二)、挑衅惹事罪

  1、2005年8月份的一天,许一×因与曹一×的老婆有男女关系,曹一×向许一×要三万块钱并让刘扬的叔叔刘六×到中站找许一×说事,许一×找到许二×从中说和此事,许二×就打德律风给刘扬,通话中两边发生争持互相对骂,并约好到中站打斗,被告人刘扬纠集被告人袁民锁、刘建光等数十人在焦作市道粉厂附近调集后,照顾一支左轮式手枪和数把砍刀乘坐中巴车赶到田涧大酒店找到与许二×关系要好的被害人张一×、王一×,刘扬拿枪伸入王一×的口中,并指使他人起头持刀朝张一×和王一×身上乱砍,后叫人将王一×架出酒店,随后刘扬又指使他人将张一×拖至酒店院内继续用刀对张一×身上乱砍,王一×被架到一辆出租车上,乘人不备逃下车,被刘扬带去的人追至路对面供电局旁被乱刀砍翻在地。经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判定,张一×的伤情形成轻伤。

  2、2006年冬天的一天晚上,被告人刘扬得知被害人姬××在焦作市影视城北边山上一个山洞里开设赌场,认为其影响了本人开赌场挣钱,即率领被告人刘建光、许晖、李向阳、代文宝、刘兴华(另案处置)等人照顾棍棒赶到姬××的赌场上,将赌桌掀翻,刘扬手持木棍让赌场上的赌客全数蹲下,然后逐一殴打在场的赌客,并指使刘建光、许晖、李向阳、代文宝、刘兴华对王二×等二十余名赌客殴打,最初打过姬××后分开赌场。

  3、2007年冬天的一天晚上11时许,被害人陈一×在焦作市大杨树街银座会所喝酒时欲与被告人刘扬的女伴侣陈二×跳舞,刘扬看见后很是生气即上前对陈一×进行殴打,之后跟从刘扬的被告人王培文、李向阳、张建新、韩现辉等人见到后也上前对陈一×进行殴打,陈一×逃出银座会所后,刘扬等人仍然不肯善罢甘休,追出银座会所后刘扬朝陈一×面部扇了一巴掌,之后陈坐出租车离去。

  4、2007年10月29日1时许,焦××(另案处置)的亲戚小华德律风奉告焦××称其货车在中站李封电厂门前被两名城管队员拦下要罚款,焦××随即德律风叫来被告人刘建光,刘建光又纠集被告人王培文、代文宝、韩现辉等二十余人赶到中站李封电厂附近并上前阻遏中站城管队员法律,刘建光朝城管法律队员闫××身上踹了一脚,之儿女文宝等人上前对闫××拳打脚踢,刘建光手持一把仿五四制式手枪照闫××的头上砸了一下,随后城管法律队员闫××、陈三×到中站公安分局东边的转盘时,刘建光等人再次追上对陈三×进行殴打。经法医判定,闫××的伤情不形成轻伤。

  5、2008年10月28日晚10时许,被告人刘扬带王培文、杜××(另案处置)在太行路原部队院内找到小敏商谈一路开赌场之事,后刘扬从小敏屋里出来,下楼时被害人刘××(绰号葫芦)挡了刘扬的路,刘扬即带王培文、杜××(另案处置)三人对刘××拳打脚踢,并将其打伤。

  6、2009年11月下雪的一天,被告人王培文在银座会所看见欠刘建光钱的被害人芦××后告诉刘建光,刘建光在银座会所找到芦××后,将其带至焦作市大杨树9号会所,在9号会所内芦××与王培文因琐事发生吵嘴并彼此殴打,之后王培文将此事告诉刘扬,刘扬遂带王培文、张建新、杜××、王小明等人,在大杨树街民鑫楼北边追上了芦××,刘扬并指使王培文、杜××等人对芦××进行殴打,将经法医判定,芦××的伤情形成轻伤。

  7、2006年7月4日,被告人刘扬、李向阳伙同刘兴华(另案处置)等人在焦作市铜马十字口吃饭时,因和被害人宋××发生吵嘴继而彼此厮打,刘扬即指使李向阳、刘兴华等人采用拳头、巴掌将宋××打伤。经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判定,宋××的伤情形成轻伤。

  (三)、居心危险罪

  1、2007年5月27日凌晨,刘建光(此案已判刑)传闻其父刘丰魁被孟州市南庄镇杜村村民刘二×殴打,即在焦作市纠集被告人许晖、代文宝等十余人到刘二×家,持刀、钢管对刘二×、刘三×、刘四×进行殴打,并将刘三×打伤,经孟州市公安局法医判定,刘三×的伤情形成轻伤。

  2、2009年8月14日23时许,被害人黄××、张二×、邓××、刘五×四人在焦作市大杨树街银座会所玩耍时,见到王华等人对在银座会所内推销啤酒的和××进行殴打,黄××就上去阻拦,随后王华德律风奉告其男友刘建光,被告人刘建光即纠集二十余人赶到银座会所,持刀将黄××架出银座会所,邓××、张二×上前拦时被刘建光带来的人殴打,刘建光等人将黄××挟持到银座会所外对黄××拳打脚踢,黄××全身被打伤,邓××、张二×、刘五×再次上前阻拦时又被刘建光等人殴打。经法医判定,黄××的伤情形成轻伤。

  3、2008年7月12日凌晨2时许,被害人董××等人在焦作市大杨树街银座会所一楼888房间玩耍时,因被告人刘扬认识的一个叫“贝贝”的女孩找到刘扬称被董××调戏,刘扬德律风叫来被告人刘建光、代文宝等人,并指使被告人张建新、王培文伙同杜××(另案处置)等人在银座会所一楼大厅找到董××,对董××进行殴打,董××挨打后逃至888号房间,之后刘建光、代文宝等人也来到银座会所后,跟从刘扬追进888号房间继续对董××进行殴打,而且刘建光持刀朝董××身上连捅数下。经法医判定,董××的伤情为轻伤。

  4、2009年10月26日晚上,被害人薛××在焦××、高××薛战付等人在济源市与孟州市交壤处开设的赌场赌钱时,因薛输钱后不肯再赌钱预备走时,在赌场上放高利贷的被告人刘扬不情愿,便指使被告人张建新伙同刘兴华(另案处置)等人对薛××进行殴打,薛××逃出赌场,刘扬又带人追上薛××继续对薛××进行殴打,致薛××头部及身上多处受伤,左侧6、7、8、9肋骨被打骨折。经法医判定,薛××的伤情形成轻伤。

  (四)、开设赌场罪

  1、2008年9月28日,刘扬、许晖、张玉峰三人合股在中站区朱村矿西门南侧路西成立“玉峰工贸公司”运营钢管加工营业。

  2009年11月10日,被告人刘扬伙同焦××(另案处置)、程龙(另案处置)三人合股以推牌九形式在“玉峰工贸公司”办公楼内开设赌场,刘扬担任赌场全面工作独自占一股,焦××和程龙合为一股,焦××次要担任召集赌客和在赌场上应门(人手不敷时参赌),程龙次要担任在赌场上抽钱。

  刘扬放置曹四海、杜××(二人另案处置)驾驶刘扬的辉腾牌轿车在路上流动放哨,每人每天200元工资,放置被告人许晖办理放哨人员和赌场办事人员,每天2000元工资,放置被告人刘建光在赌场上看场,每天2000元工资,许晖又放置被告人张建新在赌场上办事,每天200元工资,放置史××、崔××(二人另案处置)在赌场上放哨,每人每天200元工资。

  2009年11月10日至11月18日期间,每天大约有20余名赌客,赌场每天大约获利20000余元。赌场竣事后,刘扬、焦××、程龙到二楼刘扬办公室内分钱,刘扬先抽走4000元,作为场地费和放哨人员费用,焦××、程龙每人再抽走3000元,剩下的钱全数归刘扬所有,刘扬每天获利约1万元,焦××、程龙每天每人获利约3000元。

  2009年11月19日晚,被告人刘扬为多召集赌客,又让靳双(另案处置)占一股,靳双次要担任召集赌客,靳双当天召集许红光、买小七、杨跃进、闪××、丹波(五人均另案处置)等人到赌场上赌钱,赌场竣事后,赌场当天获利约30000元,刘扬分10000余元,焦××、程龙每人分4500元,靳双分11000元,后靳双为多撮合赌客,将获利的钱分许红光2000元、买小七4000元、闪××2000元,靳双获利3000元钱。

  2009年11月20日晚,被告人刘扬伙同焦××(另案处置)、程龙(另案处置)再次召集赌客到玉峰工贸公司开设赌场,靳双又召集许红光、买小七、杨跃进、闪××、丹波等人到赌场赌钱,21日凌晨2时许,赌场被公安机关捣毁,就地缴获赌资:222832元;从涉案人员身上搜出的疑似赌资:116850元;从涉案车上搜出疑似赌资:210000元。该赌场运营期间共获利约20万元。

  2、2008年5月至2009年3月期间,被告人刘扬、刘建光伙同焦××、王进卫(二人另案处置)别离在焦作市春林村北边山上一烧毁的红砖房内、老牛河村北边洪河村的鹅老翅岩村烧毁小院的石屋内、闫河村北边太行山上火药库及老丁沟北头的碾盘沟内烧毁民房等地以推牌九的体例开设赌场,刘扬担任赌场放高利贷占一股,焦××担任在赌场上应门以吸引赌客占一股,王进卫担任找开赌场的场地占一股,刘建光放置放哨,接送赌客占一股,被告人袁民锁在赌场上担任应门以吸引赌客占一股,该赌场断断续续开设,每天参与赌钱的人员达二、三十人,每天赌场上的赌资达20余万元,刘扬、焦××、王进卫、刘建光、袁民锁等股东均从赌场获利。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被害人张一×等人的陈述、证人韩涛等证言、身份证明、发破案颠末、前科证明等书证、焦作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手艺判定书等判定结论、被告人李向阳等人的供述与辩白及被告人刘扬、袁民锁建功材料等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李向阳、刘扬、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的行为别离冒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项、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已别离形成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居心危险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李向阳、刘扬、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均一人犯数罪,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之划定,该当数罪并罚。被告人李向阳在判决宣布当前,科罚施行完毕以前,发此刻判决宣布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条之划定该当对新发觉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科罚,归并施行。被告人刘扬、袁民锁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科罚施行完毕后,在五年以内再犯该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科罚之罪,均系累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划定,该当从重惩罚。被告人刘建光在缓刑考验期内从头犯罪,且在判决之前还有其他犯罪没有判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七条之划定该当撤销缓刑,归并施行。被告人刘扬揭破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失实,被告人袁民锁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应认定为有建功表示,被告人刘扬协助侦查机关追回另案赃车,有益于案件的侦查,量刑时可予考虑,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一审答辩环境

  被告人李向阳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刘扬辩称:不形成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欺诈买小七,殴打张一×没有持枪,没有参与殴打芦××,其辩护人的辩护看法是:被告人刘扬不形成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指使人殴打芦××,被害人张一×、陈一×、宋××、董××具有过错,刘扬已对被害人陈一×、刘××、芦××、宋××、薛××作出补偿,被害人暗示谅解,有建功情节。被告人刘建光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欺诈买小七,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张一×、姬××,已对被害人闫××作出补偿,告状书指控的开设赌场第1起不敷罪,其辩护人的辩护看法是:刘建光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张一×、姬××,被害人董××有过错,且对闫××、刘二×、黄××、董××已作出民事补偿,不形成开设赌场罪。被告人许晖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姬××,其辩护人的辩护看法是:许晖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殴打姬××不形成挑衅惹事罪,有自首情节,开设赌场罪中应为从犯。被告人王培文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董××,其辩护人的辩护看法是:王培文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害人陈一×、芦××有过错,没有殴打被害人闫××、董××。被告人张建新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董××、薛××、芦××,其辩护人的辩护看法是:张建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薛××、芦××、董××,有自首情节,系从犯。被告人代文宝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韩现辉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闫××。被告人袁民锁辩称: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张一×,不形成开设赌场罪,其辩护人的辩护看法是:被告人袁民锁不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张一×,不形成开设赌场罪,应定性为赌钱罪,有建功情节且系从犯。

  经审理查明:

  (一)、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现实

  2003年以来,被告人刘扬纠集被告人刘建光、许晖、王培文、李向阳、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刘兴华(另案处置)、杜××(另案处置)等社会闲散人员,在焦作市及周边地域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勾当,并在违法犯罪勾当中逐渐构成了以刘扬为组织、带领者,刘建光、许晖、王培文、李向阳、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等报酬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组织成员一切听从刘扬批示。为获取不法经济好处,该犯罪组织有组织地实施开设赌场、发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行为,并将获取的不法经济好处用于组织成员日常消费、发下班资等项目收入。该犯罪组织以暴力、要挟等手段,多次实施挑衅惹事、居心危险、巧取豪夺等违法犯罪行为,致多人轻伤,称霸一方,为非作恶,逼迫摧残群众,为组织制造声势,对本地群众形成心理强制,在焦作市及周边地域构成了严重社会恶劣影响,严峻侵扰了本地的一般经济、社会糊口次序。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证人庞××的证言证明:我没有见过刘扬,但在银座会所上班后,传闻过刘扬,他在焦作市是混社会的,是一个“大哥”,手下有很多年轻孩。一般人都害怕刘扬这帮人。他们打斗狠。还有良多年轻孩跟他混社会,“电光”和“黑驴”都跟刘扬混社会的,都是刘扬的手下。“电光”和“黑驴”手下也有很多年轻孩。他们都是混社会的,我接触不到他们,也惹不起他们。我是一名通俗苍生,害怕这些混社会的,特别像刘扬他们很出名的混社会的。

  2、证人连××、赵××的证言与证人庞继业的证言所证内容不异,都证明了被告人刘扬等人对其构成了心理强制的现实。

  3、被告人刘建光的供述证明:我是2003年摆布就起头跟着刘扬混社会,我、五旦、李谦这几小我跟刘扬混得比力早,和刘扬的关系比力近,刘扬有事间接批示我们干,杜××是刘扬的司机,小文和大晖次要帮刘扬在赌场上放高利贷,小东北、建新、兴华、大牙是刘扬的打手,协助刘扬打斗和要账。刘扬在焦作市和济源市的很多多少赌场上都放过高利贷,还在中站区、解放区的后山上开过赌场,小文、大晖、建新、兴华、东北等人帮着刘扬放高利贷,刘扬放置我在他开的赌场上赌钱,我只需上场赌钱每天给我2000元工资,刘扬放高利贷每天能挣5000到10000元钱,我跟着刘扬这几年,他开赌场和在赌场上放高利贷,至多挣有几百万,跟着刘扬混的这帮小弟泛泛吃喝玩等花销都是刘扬出钱买单的。刘扬让我干什么,一个德律风我会很快赶过来并听刘扬的叮咛,从来没有违抗过。

  4、被告人许晖的供述证明:2006年冬天,我认识了刘扬,认识当前我就起头跟着刘扬混社会了。跟着刘扬混的有电光、五旦、黑驴、小文、杜××、东北、建新、兴华、李谦、闫狗,此中五旦、黑驴、小文、杜××很早就跟着刘扬混,东北、建新、兴华这三小我根基上是和我一块跟着刘扬的,电光手下还有小宝、贤辉,五旦手下还有大牙。刘扬开过赌场,也经常在别人的赌场上放高利贷,黑驴、五旦、李谦、闫狗这几小我跟刘扬混得比力早,刘扬就领着他们在赌场上看场,杜××是刘扬的司机,我次要帮刘扬在赌场上放高利贷、记账、要账,小文从2009年4、5月份起头跟着刘扬在赌场上放高利贷、记账、要账,建新到赌场上担任背着装钱的包,电光、东北、兴华次要是协助刘扬打斗,有时刘扬与别人打斗我也参与。放高利贷每天能挣5000到10000元钱,我跟着刘扬这几年中,他在赌场上估量至多挣有几百万,我们跟着刘扬混的这帮小弟的泛泛吃喝玩等花销都是刘扬出钱。刘扬放置我在赌场上放高利贷,每天给我开工资,总共挣有一二十万元钱。

  5、被告人王培文的供述证明:2006年我起头跟着刘扬混社会,刘扬是老迈,他手下有我和刘建光、许晖、五蛋、黑驴、东北、建新、李谦、全力、杜××、兴华、海军、大牙等良多人,刘建光手下有小宝、现辉等人,东北、建新、兴华这几小我城市散打,是刘扬的打手,日常平凡就替刘扬背钱去赌钱场上放高利贷。刘扬带着我们去赌钱场上放高利贷,给我们发工资,还跟着刘扬抢赌场、砸赌场,还经常带着我们打斗,帮别人震点,勒索别人的钱,日常平凡没事了,刘扬就拿钱管我们吃饭、唱歌、在宾馆开房间住宿。刘扬说的话我们必需听,没事能够各忙各的,但他有事打德律风必需当即过来,谁要不听他就会骂谁,我们不敢不听他的。

  6、被告人李向阳供述证明:在2006岁首年月的时候,我通过刘兴华认识了刘扬,就跟着刘扬混了。其时,刘建光、刘兴华、五旦、黑驴、大牙、小虎、大辉曾经跟着刘扬混了,之后小文、建新、杜××也连续跟着刘扬混了,建新是我引见认识跟着刘扬混的,电光的手下还有小宝、贤辉等人。刘扬是大哥,我们必必要听他的话,谁如果不听话,刘扬就会和谁翻脸,所以我们都害怕刘扬。刘扬带着我们开赌场、在赌场上看场、打斗、镇点、放高利贷、砸别人赌场、讹诈别人财帛等等挣钱,这些钱除了给我们发工资、吃喝玩这外,其余全数归刘扬本人了。我跟着刘扬在赌场上干,刘扬每天给我发一、二百元的工资,大要一共给了我有几千元钱。我次要担任看场,有时候我给刘扬背放高利贷的钱,建新担任往赌场里送钱,大晖、兴华和小文担任看场和记账,有时也背钱。

  7、被告人代文宝的供述证明:2006年秋天的时候,通过刘建光引见认识了刘扬,起头跟着刘扬混社会。他手下有刘建光、杜××、大晖、五旦、黑驴、小文、东北、兴华、朱伟、起飞、大牙等人,我和韩现辉等人是跟着刘建光的,我们所有人都听刘扬的,由于他是老迈,我也听刘建光的话,良多事都是刘扬指使刘建光放置给我们干的,日常平凡手机不克不及关机,有事的话一叫就获得。我次要是跟着刘建光在焦作市等地打斗、震点,到赌场上赌钱、放高利贷,在赌场上看场,刘扬、刘建光拿钱管我们吃喝玩乐,刘建光给我发了四、五千元钱。

  8、被告人张建新的供述证明:2007年下半年,我通过东北认识了刘扬,起头跟刘扬混社会。刘扬的手下有电光,大晖、黑驴、五蛋、小文,杜××、东北、兴华等人,电光手下还有小宝和现辉,五蛋手下有大牙,大晖领有扣扣。刘扬是大哥,他说了算,若是我们不听话,刘扬会骂我们,以至打我们,我晓得他吵过大辉,大辉也不敢说啥。电光、许晖、五蛋,跟刘扬都很早,关系比来,他们三小我对我们说啥,我们也得听他们三个的,然后就是黑驴、兴华、东北、小文,最初是我、小宝、现辉、杜××等一些小弟了。我跟着刘扬在赌场上放高利贷、看场,他给我发工资,带我吃喝玩乐,他还经常带我们去打斗。从2007年我起头跟他,我晓得刘扬放高利贷起码挣有100万块钱摆布,他在赌场上还有抽成等此外收入,日常平凡刘扬带我们吃喝玩乐的钱都是刘扬掏的,我的钱也是他发的,在赌场我挣有六七万块钱。

  9、被告人韩现辉的供述证明:2007年冬天的时候,我起头跟着刘扬混社会。他是我们的老迈,手下次要有我、刘建光、张建新、代文宝、朱伟、杜××、小峰、大晖、东北、兴华、小文、小虎等人,日常平凡刘扬有啥事,都是让刘建光德律风给我们放置,我听刘建光的,也就是听刘扬的,他放置事后我们随时就得赶到,他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他经常领着我们打斗、震点,常年在焦作市开设赌场,还放置手下在赌场上放高利贷,收取高额利钱挣钱,日常平凡我们一路出去吃喝都是刘扬、刘建光掏钱。我跟着刘扬混社会期间,他放置我在刘建光开设的赌钱场上放哨站岗,刘建光每天给我发100元钱,赌钱场持续有一个多月,刘建光总共给我发了3000多元钱。

  (二)、挑衅惹事犯罪现实

  1、2005年炎天的一天晚上,被告人刘扬因插手他人胶葛与证人许二×发生争论,两边约好到中站打斗,刘扬遂纠集被告人刘建光、袁民锁等数十人乘坐中巴车赶到焦作市中站区田涧大酒店,找到被害人张一×与证人王一×,刘扬持枪插入王一×的口中,并指使他人持刀朝张一×和王一×身上乱砍,后叫人将王一×架出酒店,随后刘扬又指使他人将张一×拖至酒店院内继续用刀对张一×身上乱砍,王一×被架到一辆出租车上,乘人不备逃下车,被刘扬带去的人追至路对面供电局旁被乱刀砍翻在地。经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判定,张一×的伤情形成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张一×陈述证明:2005年炎天的一天晚上,我带着中站的小胖(王一×)在田涧大酒店的房间里打牌,刘扬带了七、八小我闯进房间,刘扬把枪间接捣进小胖的嘴里,他带来的七、八个年轻孩起头打小胖,有人拿刀起头砍小胖。刘扬说“砍他”,他带来的人就拿刀起头砍我,我用左手挡,刀都砍在我手上。刘扬说“把他架走”,那七、八小我就拖着我和小胖从包间里出来,刚走到大厅,刘扬又叫了一帮人来了,有个年轻孩走到我跟前把我脖子上的金项链扯掉了,然后拿了一把藏刀朝我小腹的右边捅了一刀,然后刘扬他们一帮人又拖着我往大酒店院里拖,拖到院里当前又来了一帮人,大约有二、三十小我,这一帮人又拿刀起头砍我,在我背上砍了三、四刀,有人朝我右大腿内侧扎了一刀。砍过我当前,这一帮人又拖着我往田涧大酒店门口站的车跟去,预备把我架走。这时,解放西路上有一辆警车从东往西来了,这一帮人跑了,这时我看见小胖躺在田涧大酒店对面供电局门口的花池里了,满身是伤。然后我就被送到中站人民病院了。后来传闻刘扬和许成功打斗,在田涧大酒店堵许成功他们,没堵着他们把我俩砍了。

  (2)、被害人王一×的证言与被害人张一×陈述所证内容不异,都证明了二人被被告人刘扬带人殴打的现实。

  (3)、证人许一×、许二×、曹一×、杨一×、杨二×、刘六×等六人的证言次要证明了本案的起因,即2005年8月份的一天,许一×因与曹一×的老婆有男女关系,曹一×向许一×要三万块钱并让刘扬的叔叔刘六×到中站找许一×说事,许一×找到许二×从中说和此事,许二×就打德律风给刘扬,通话中两边发生争持互相对骂,并约好到中站打斗的现实。

  (4)、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在2005年炎天的一天晚上,刘扬给我打德律风让我到“音乐地带”门口去,我就打出租车去了,在“音乐地带”门口,我看到刘扬在不断的打着德律风叫人都往“音乐地带”门口来。刘扬打完德律风后,让我和二球留下,还说他叫的人顿时就到了,人到齐后让我和二球带着坐中巴客车往田涧大酒店去,刘扬带着刘玉峰、本红、闫狗等十几小我坐出租车先往田涧大酒店去了。等了几分钟,有二三十个年轻孩坐出租车来了,我和二球招待这些人上了中巴车,就往田涧大酒店开去。这二三十个年轻孩坐出租车来时,还带有一大捆洋镐把和一大捆钢管,放到中巴车的车座下。我们开车到田涧大酒店时,我先下车往田涧大酒店跑去,快跑到门口时,我看见刘扬带的十几小我都连续从田涧大酒店跑出来,每小我手里都拿着一把二尺来长的砍刀,前面跑出来的人我没看清是谁,向我摆手,让我带人快归去,我赶紧跑回中巴车,招待曾经下车手拿着镐把和钢管的年轻孩上车,人都上车后,我让司机调头回市区。

  (5)、被告人袁民锁供述证明:2005年炎天的一天晚上八九点,我和伴侣正在吃饭,俄然刘扬给我打德律风说:“有事,来面粉厂”,挂完德律风,我就打车到了面粉厂。到面粉厂我见到刘扬、“电光”、“黑驴”、“燕狗”都在,刘扬很是生气,正在打德律风叫人向这里来,我一看架势,刘扬就是让我去打斗。又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辆大巴车,又来了良多年轻孩,刘扬一挥手,我们就上车,一共有三十多人,我听到老刘说:“有人在打德律风骂我了”,此刻老刘带我们去找打德律风骂他的人,我也不晓得去什么处所。过了一会儿,刘扬让车开到田涧大酒店门前,车就停下了,刘扬就带人进了田涧大酒店,我下车后站在田涧大酒店门前。过了四五分钟,我看见从田涧大酒店跑出了一小我,天黑我也没有看清是谁,这小我死后还有几个年轻孩去追没有追上,然后,我们就上车走了。

  (6)、被告人刘扬在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中供称:殴打张一×时没有持枪,案件起因与其无关,对其他现实无贰言。

  (7)、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学人体毁伤程度判定书证明被害人张一×毁伤程度为轻伤。

  2、2006年7月4日凌晨,被告人刘扬、李向阳等人在焦作市铜马十字口吃饭时,因刘扬和被害人宋××发生吵嘴,遂伙同李向阳等人对宋××实施殴打并将宋××打伤。经判定,宋××的伤情形成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宋××陈述证明:2006年炎天的一天晚上(2006年7月4日凌晨1时多钟),我和韩涛从“官邸”开车带两个蜜斯到铜马夜市摊吃饭,我看见刘扬也带人去那里吃饭,和我厮跟的一个蜜斯认识刘扬就到刘扬饭桌上去了。我吃完饭走时,阿谁蜜斯还没回来,我就到刘扬他们桌上叫阿谁蜜斯,刘扬不情愿,就和我吵起来了,然后刘扬打了我一下,我没有还手,紧接着,刘扬厮跟的此中一个孩拿了一个板凳把我砸翻了,我倒地后就抱住头,这时我就只感受到拳打脚踢的朝我打,打了有两三分钟,他们不打了,我站起来了,上到车上见韩涛脸上也有血,韩涛说曾经报警了。

  (2)、证人韩涛的证言与被害人宋××陈述所证内容不异,都证明了刘扬等人殴打宋××的现实。

  (3)、被告人李向阳的供述证明:在2006年的炎天的一天晚上,刘扬带着我、大晖、建新、兴华等六七小我一路到民主路铜马十字口西南边的夜市摊吃饭。正吃饭两头,我看见大晖、建新、兴华等人站起交往刘扬坐的那一桌去,我也跟过去,大晖、建新、兴华等人就在刘扬坐的那一桌旁边,对一个男的拳打脚踢,我也上去对这个男的拳打脚踢。在打两头,我们这几小我还有人拿夜市摊的板凳往这个男的身上砸,阿谁男的被我们打翻在地,我们又打了一会,有人喊散了,我们就都散了。

  (4)、被告人刘扬在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中供称:我打了宋××,但李向阳、刘兴华不在场。

  (5)、焦作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手艺判定书证明被害人宋××毁伤程度为轻伤。

  3、2006年冬天的一天晚上,被告人刘扬得知被害人姬××在焦作市影视城北边山上一个山洞里开设赌场,认为影响了本人赌场生意,遂率领被告人刘建光、许晖、李向阳、代文宝、刘兴华(另案处置)等人赶到姬××的赌场,刘扬手持木棍逐一殴打在场的赌客,刘建光、许晖、李向阳、代文宝、刘兴华等人亦参与殴打,最初刘扬用木棍打过姬××后分开赌场。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姬××陈述证明:2006年的冬天,我在焦作市解放区后面的山上一个窑洞里开了个推牌九的赌场,是个晚上场,以前我和刘扬等人开赌场,刘扬就讹我、欺负我,给我分的钱比力少,就不想和刘扬在一路开赌场。我刚开赌场的第一天晚上十点多,刘扬带着大灰、电光等七八小我来赌场了,他们手里都拿着木头棍,刘扬带着电光、大灰把赌桌砸了,然后刘扬、电光、大灰等人让我们蹲下,我们都抱住头蹲在了地上。刘扬对大灰、电光、东北等人说“打他们”,他带过来的七八小我拿着木棍就起头打我们,把我们都打了一番,有几小我头被打破了,不断流血。所有人都打完了,刘扬拿着木棍朝我头上砸了一棍,其时我就被砸晕了,头上流了良多血,然后刘扬就带着电光、大灰、东北等七八小我下山了。

  (2)、证人王二×证言与被害人姬××的陈述所证内容不异,都证明了被告人刘扬带人殴打姬××及其赌场赌客的现实。

  (3)、证人袁民锁证言证明:2006年天冷的时候,姬××在北山上开了赌场,我就到姬××的赌场帮姬××叫人,并放点高利贷挣钱。后来,刘扬晓得了姬××也开了赌场,他就来找姬××,把姬××的赌场砸了,姬××的赌场就散了。

  (4)、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大要是2006年冬天的一天晚上,刘扬带着我、东北、兴华、大晖、小虎等人坐面包车来到影视城后山一个山洞附近,我进到洞里看到有二十多小我在洞里地上蹲着,洞里的牌桌都掀翻了,牌九扔的参差不齐,刘扬手里捡了个木棍,叫过来一个蹲着的人,敲一棍让走了,最初一个把姬××叫过来后,拿棍朝姬××头上敲了一下,把姬××头上敲流血了,刘扬对姬××说:“你当前不要开赌场,开一回砸一回。”然后刘扬就带着我们走了。

  (5)、被告人许晖的供述证明:2007年冬天的时候,姬××在解放区、中站区后边山上开赌场,影响了刘扬赌场的生意。一天晚上刘扬就领着我和小东北、兴华、小虎、全力到影视城后山上找到姬××的赌场,其时赌场是在一个山洞里开的,他放置我和小虎站在山洞口,他带着东北、兴华进到里边,刘扬随手在地上捡起一根大拇指粗细的木棍,先把赌桌上的布掀了,然后叫所有赌钱的人都蹲下,他让一个叫小杏的女的把她带来了的人带走,然后拿着木棍对洞里剩下人挨个敲打,兴华和小东北也上去用拳头、巴掌打这些人,打完一个让走一个,最初一个敲姬××,人走完之后我们也下山了。

  (6)、被告人代文宝的供述证明:2006年或2007年秋天的一天晚上9点多钟,我和刘扬、刘建光、东北、兴华、全力等几小我坐车往影视城的后山上姬××的赌场上去,他开的赌场是在一个山洞里边,在洞里赌钱的人有三、四十小我,刘扬让女的都出去,男的留下,蹲到地上,然后刘扬就顺次指着每一个男的说“你过来”,我就和东北、兴华上前将他所指的人拽到刘扬跟前,刘扬跺他几脚,又用木棍朝他身上打几下,打一个走一个,最初朝姬××的头上、身上打了几下,就带着我们坐车归去了。

  (7)、被告人李向阳的供述证明:2008年摆布的一天晚上八九点钟,刘扬带着我和大晖、电光、小宝等人开车来到一个山洞,在山洞里有二三十小我正在推牌九赌钱,刘扬把赌桌给掀翻了,拿着棍指着赌客让蹲下,赌客都蹲在地上了。刘扬便拿着木头棍朝蹲在地上的人头上乱砸,我、电光、大晖、小宝见到刘扬脱手打了,都跟着打蹲在地上的人,我们把所有在这里赌钱的人都打了一遍。最初,我见到刘扬拉住姬××,用木棍朝姬××头上砸了几下,姬××的头破了,流了良多血。打完之后,刘扬就领着我们下山了。

  (8)、被告人刘扬在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中供称:去赌场的目标是为了赌钱,我的头碰着山洞上,姬××笑话我,我就拿个棍打了他。

  4、2007年10月29日凌晨1时许,证人焦××(已判处科罚)因其亲戚车辆违章被焦作市中站区城管队员闫××、陈三×罚款,便德律风奉告被告人刘建光前来帮手,刘建光遂纠集被告人王培文、代文宝、韩现辉等二三十人赶到中站区李封电厂附近对闫××实施殴打,其间刘建光还手持一把钢珠枪砸了闫××的头部,随后在中站区公安分局东边的转盘附近,刘建光又对陈三×实施了殴打。经法医判定,闫××的伤情不形成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闫××陈述证明:2007年10月29日凌晨1点多钟,我和陈三×在中站区李封电厂下煤口执勤,给一辆违章的拉煤车开了50元的罚款,车上有个跟车的为此和我吵了起来,这个跟车的打了个德律风,过了一会儿,来了五、六小我,此中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的起头劝我们,不让我们罚款,陈三×分歧意。这个四十多岁的男的就起头打德律风,过了半个小时,来了至多有三、四辆出租车,还来了一辆越野车,从这些车上下来有二三十小我,围到我和陈三×的跟前,一个年轻孩上来朝我脸上打了一拳,围着我们的人就上来对我拳打脚踢,打了一会儿,他们就都停手不打了。阿谁四十多岁的男的就叫着我一块沿着电厂西门的路往南走,走了二十多米,有个瘦瘦的年轻孩跑到我们跟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工具,朝我头上砸了一下,其时我的头就被砸烂流血了,阿谁四十多岁的男的让他叫来的人都走了。在解放路到中站公安分局转盘处,用工具砸烂我头的阿谁男的不知从哪儿跑过来,打了陈三×一耳光。

  (2)、被害人陈三×陈述与被害人闫××陈述所证内容不异,都证明了二人在法律过程中被人殴打的现实。

  (3)、证人焦××证言证明:大要2007年的一天,我亲戚小华一天晚上给我打德律风有两个城管拦住他送煤的车,让我去说说。我听后十分生气,就给电光打德律风让他去中站帮我震点,我又给王三×、老二(李一×)、王小明打德律风,也让他们赶紧来,帮我震点。我记得电光带着小文还有五、六个年轻孩,电光一把拉住此中一个城管就起头打他,电光一打,他身边四、五个年轻孩也都起头脱手打这个城管。到中站分局转盘,电光又把另一个城管从车上拉了下来扇了这个城管几巴掌,然后我带城管走了。

  (4)、证人王三×、李一×证言与证人焦××所证内容不异,都证明了被告人刘建光带人殴打城管队员的现实。

  (5)、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2007年10月底或者11月底的一天晚上,焦××给我打德律风说有人在中站截着他家的车不让往中站电厂里拉煤,想让我找几小我到中站吓唬对方,我便开车拉着小文、小宝、李佳、贤辉和三四个年轻孩打的跟着我去了中站。我们到中站李封电厂西边的路口时见到焦××和城管的两小我打骂,焦××脱手打此中一个城管队员,我们这些人看见焦××脱手了就都上去打阿谁人,打的过程中我用随身带的钢珠枪朝阿谁城管队员头上砸了一下。在中站公安分局门口转盘北边的告白牌跟前,我又扇了另一个城管队员两耳光,踹了他两脚。小文等人在打斗时都脱手了。

  (6)、被告人代文宝供述证明:2007年10月份的一天晚上22时许,刘建光打德律风叫我,我就带着李佳佳、继新、张二一路坐出租车去了中站,在李封电厂附近见到了刘建光等二三十个男青年。那时焦水利、王三×、老二等人正围在路边和两个穿城管礼服的法律队员措辞,措辞期间,焦水利打了此中的一个城管队员,接着那些男青年就都上前往打城管队员,我也往前冲去打城管队员,由于人太多我没有挤到跟前。这时,我看到刘建光手拿一把钢珠枪往人群里边挤边打枪,并上前用钢珠枪把朝阿谁城管队员的头上砸了几下。

  (7)、被告人王培文供述证明:大要是2007年下半年一天,焦××给刘建光打德律风,想让刘建光找点人到中站帮手打斗,建光就给他的手下小宝打德律风让小宝叫几小我去中站,电光就开他本人的车带上我来到中站一个厂门口附近,我见到焦××带着王小明、王三×、老二还有良多人在那里,小宝带了十几个孩也到那里。焦××手下一个年轻孩上去打此中一个城管了,其他年轻孩见有人脱手了,就都上去打阿谁人,刘建光也上去,他用随身带的钢珠枪朝阿谁城管队员头上砸,小宝带人也上去打阿谁城管了。

  (8)、被告人韩现辉供述证明:2007年下半年冬天的一天晚上,小宝跑到“东方前沿”找到我说电光叫去中站帮焦水利打斗,我就和小宝、佳佳、刘继新一路坐出租车去了中站,到那儿后碰见了电光等十多小我,后来又来了两三辆出租车,总共去有五六车人,约二三十小我。刘建光上去打一个穿城管礼服的一个男的,我们就冲上去起头打阿谁城管的,我也往上冲,可是因为人太多,没有打成。

  (9)、焦作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手艺判定书证明被害人闫××毁伤程度构不成轻伤。

  5、2007年冬天的一天晚上11时许,被害人陈一×在焦作市银座会所喝酒时欲与被告人刘扬的女伴侣陈二×跳舞,刘扬看见后很是生气,上前对陈一×实施殴打,跟从刘扬的被告人王培文、李向阳、张建新、韩现辉等人也上前对陈一×实施殴打,陈一×逃出银座会所后,刘扬等人追到外面,刘扬朝陈一×面部扇了一巴掌,之后陈一×坐出租车离去。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陈一×陈述证明:大要是2007年冬天的一天晚上11点摆布,我在焦作市大杨树银座会所想拉陈倩(陈二×)蹦迪,俄然后面有一个小孩儿推我了一下,我回身一看,刘扬带着四五个年轻孩儿站在我旁边,我刚要问刘扬是怎样回事,他们一群人围着我起头打我,我其时就被他们打垮在地上了。刘扬领着他手下的小孩儿们朝我身上乱跺,他们打了几分钟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出了银座会所的大门,刘扬领着那几个年轻孩儿追了出来。我在银座会所的大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当即上了出租车,他们一群人就围住了出租车,刘扬把手伸进出租车内扇了我一巴掌,我就坐出租车回家了。

  (2)、证人陈二×证言证明:我和刘扬刚认识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和申芳、唐华在银座慢摇吧玩,这时过来一个男的从后面抱着我,我扭头一看是申芳的伴侣,我让他抓紧,他没有松手。正在这时,刘扬厮跟东北、建新在慢摇吧大厅找我时看见了,刘扬就上去把阿谁男的推开,之后他俩就吵了起来,东北、建新两小我站在旁边没有说什么,我怕他们打斗,就把他们劝开了,随后,我和刘扬等人就从慢摇吧里出来,我和申芳两小我就打的走了。

  (3)、证人赵××的证言证明:2007年冬天的一天晚上,刘扬和他的女伴侣陈倩带着东北、建新、兴华等七八小我到银座慢摇吧喝跳舞,有个认识陈倩的中年须眉搂着陈倩跳舞,刘扬看见后,没吭声间接上去把阿谁中年须眉打翻在地,跟刘扬一路来的东北、建新、兴华等人也上去对这个须眉拳打脚踢,还有人拿啤酒瓶朝这个中年须眉身上砸。正打时,这个须眉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跑,刘扬带着人追了出来,阿谁中年须眉拦了一个出租车坐上去预备走,刘扬拉开车门扇了这个中年须眉几耳光,这才让阿谁中年须眉走了。

  (4)、证人代文宝证言证明:2007年冬天的一天晚上9点多钟,刘建光给我打德律风让来银座,我到银座门口,看到刘扬、刘建光、张建新、韩现辉、东北、兴华等十几小我都站在门口,陈倩拉着刘扬说:“让他走吧,让他走吧。”同时,有一个三四十岁的须眉曾经坐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出租车,不知是谁在喊:“不要让我见到你,见到你一次就打你一次。”在出租车预备走的时候,东北上前隔着车玻璃还要打他,但因为车间隙太小,东北没再打他,阿谁须眉就走了。

  (5)、被告人韩现辉的供述证明:2007年天冷的时候的一天晚上,刘扬带着他的女伴侣陈倩、建新、东北、朱伟、小文和我等几小我去银座慢摇吧里玩,在陈倩跳舞期间,有个男的在陈倩背后抱住了陈倩的腰,被刘扬看见了,刘扬出格生气,他就一小我上去把这个男的摔翻在地上,然后朝这个男的脸上打。我们看到这个环境后,建新、东北、朱伟和我等几小我就赶紧上去帮刘扬打阿谁人。我们打了一会儿,银座的保安进来把我们拉开了,这个男孩儿从地上爬起来,跑出了银座去打出租车了,刘扬就带着我们追了出来。其时阿谁男的刚坐上车,车还没有策动,刘扬就跑到那辆车的副驾驶位置,把车门拉开,朝阿谁男的脸上打了几下,后来有人劝刘扬,刘扬就带着我们回银座了。

  (6)、被告人王培文、张建新、李向阳供述与被告人韩现辉供述所证明的内容根基不异,都证明结案倡议因及殴打被害人陈一×的现实。

  (7)、被告人刘扬在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中供称:是我本人打的,别人没打。

  6、2008年10月份的一天晚上,被告人刘扬率领被告人王培文、杜××(另案处置)在太行路原部队院内找到小敏商谈一路开赌场之事,后刘扬从小敏屋里出来,下楼时被害人刘××(绰号葫芦)挡了刘扬的路,刘扬便伙同王培文、杜××对刘××实施殴打。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刘××陈述证明:2008年10月底的一天晚上,刘扬带着杜××、小文找小敏说归并赌场一事,我有事就在外面打电线分钟摆布,我听见屋里起头有高声打骂的声音,我就赶紧往屋里去,在屋门口刘扬正从屋里出来,我正好盖住了刘扬的路,刘扬就跺了我一脚,一下就把我跺翻倒在地上,然后又上来用脚踢我,紧跟着小文、杜××也上来踢我,我就躺在地上,他们三个就往我身上乱踢,他们打了一两分钟,见我也没法还手,就停手走了。

  (2)、证人刘建光证言证明:大要是2008年岁尾的时候,我和小敏筹议归并赌场一事,小敏分歧意,我就给刘扬说了,刘扬就让杜××开车,带着小文去找小敏了,我没再去。过了不久,刘扬就给我打德律风说,他把小敏赌场上的“葫芦”打了,他还让我去看看“葫芦”,别把工作闹大了。

  (3)、被告人王培文供述证明:大要是2009年春天一全国战书,刘扬让杜××开车去找小敏说归并赌场一事,我也跟着去了。我们到了太行路一个部队大院找小敏,小敏是在部队院门口的阿谁传达室里面,刘扬一小我进去和她说不让她开赌场的事儿,我和杜××在外面等。刘扬不到十分钟就出来,预备下台阶的时候,跟着小敏的“葫芦”正好上台阶,他俩让了两三下,刘扬其时该当是不欢快了,一把将“葫芦”从台阶上推了下来,然后刘扬起头用拳头朝葫芦身上乱打,我和杜××也朝葫芦身上乱跺,我们打了几分钟,刘扬就带着我和杜××走了。

  (4)、被告人刘扬在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供称:我打了刘××,但王培文、杜××没有打他。

  (5)、辨认笔录证明被害人刘××指认被告人刘扬、王培文、同案犯杜××等人对其实施了殴打。

  7、2009年11月11日的晚上,被告人王培文在焦作市银座会所看见欠刘建光钱的被害人芦××后告诉刘建光,刘建光将芦××带至焦作市大杨树9号会所,在?岷?谒?谅痢搿跤嗤呐⑽?谏强⒔嗖ハ嘶蜇?螅鹾嗤呐?私麓媸吒凰姹烁跞锪?酰锪煅?齑涣姹烁跞嗤呐⑽拧ㄕ陆⑿拧炼痢ā恚噶泶├ⅲ酢逋氀W(已判处科罚)等人,在焦作市大杨树街民鑫楼北边对芦××实施殴打并将芦××打伤。经判定,芦××的伤情形成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芦××陈述证明:2009年11月中旬的一天(2009年11月11日)晚上九点多,我在银座慢摇吧见到了小文,两年前我曾欠电光一万元钱,不断没有还,小文见到我后就走了。过了一会儿,电光找到了我,让我跟着他一路去9号会所找他大哥刘扬,我就跟着电光去了9号会所。在会所楼下我与小文发生争持,我打了小文一拳,小文也打了我几拳,小文就上楼了,我就出门了。当我走到大杨树民鑫楼北边时,刘扬带着至多十几个年轻孩儿找到了我,两个年轻孩儿拿刀顶住我的肚子,我不敢动了,刘扬朝我脸上扇了几巴掌,然后指着我说:“捶他”,他带来的十几个年轻孩儿就上来把我打翻在地上,朝我身上乱跺,他们打过我后,我才起来报警。

  (2)、证人刘建光证言证明:在2009年11月下大雪的那天晚上,小文来找我说在银座看见大喜了,大喜借我两万元钱很长时间都没有还我了,我一传闻就去银座找了大喜。我和大喜到9号会所后,在一楼大喜和小文打了起来,我赶紧上去把大喜拉开,小文上楼找刘扬了。我把大喜拉到9号会所门外,当大喜走到民鑫楼北边时,刘扬带着小文、建新、杜××、王小明、四海、金标等人走过来了,刘扬与大喜发生争持,刘扬说“捶他”,王小明用刀顶住大喜的肚子,小文先上去打大喜,大喜往后一退就往北跑,因为地滑,摔倒地上。小文、杜××、四海、金标就上去对大喜拳打脚踢,四海还拿皮带抽大喜。打了一会,刘扬就带王小明、小文、杜××、建新等人走了,我也走了。

  (3)、证人李二×证言证明:今天(2009年11月11日)晚上大约十点多,我在9号会所一楼大厅沙发上坐着,我看见建光和一个较胖的须眉(芦××)从电梯里出来,在大厅措辞,从楼梯下来一个个子较低的须眉(王培文)刚走到跟前,阿谁较胖的人打了阿谁个子较低人一拳,建光就把他们拦开了,建光和阿谁较胖的就出门了,阿谁个子较低的人就上楼梯了,我就回监控室了。

  (4)、证人杜××证言证明:2009年11月11日晚21点多钟,我看到大喜在9号会所门口骂小文,而且还脱手打了小文一下,小文与大喜撕扯起来,我把他们拉开了。大喜不断骂小文,小文又与大喜打了起来,我就上去跺了大喜两脚。

  (5)、被告人王培文供述证明:2009年11月11日晚上,我见到大喜在银座里玩,我和大喜说了会儿线号会所,我告诉刘建光说大喜在银座会所,刘建光就去找大喜了,并把他叫到了9号会所。在一楼大厅,大喜见到我就打了我一拳并骂我,我们就对骂,刘建光就把大喜拉走了,我就上二楼把此事告诉了刘扬,刘扬没有措辞,我就带了杜××、建新往楼下去追大喜。我们到9号会所门口时,大喜见到我出来,就起头高声的骂我,其时王小明、四海、王义、长松也在,王小明传闻大喜欠钱还打人,就拿了一把刀上前顶着大喜的肚子,我见王小明脱手了,我也带着杜××、建新上去起头打大喜,这时刘扬过来了,刘扬指着大喜说:“你为啥打小文?”大喜还骂,我又朝大喜头上打了几拳,杜××、建新也跟着上去打,把大喜打翻在地,四海用皮带抽大喜,打完后我们就走了。

  (6)、被告人张建新与刘扬在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中辩称:没有参与殴打芦××。

  (7)、辨认笔录证明被害人芦××指认被告人刘建光和王培文对其实施了殴打。

  (8)、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学人体毁伤程度判定书证明被害人芦××毁伤程度为轻伤。

  (9)、息争和谈、收据证明被告人刘扬家眷补偿被害人芦××30000元。

  (二)、居心危险犯罪现实

  1、2007年5月27日凌晨,刘建光(该案已判处科罚)传闻其父亲被孟州市南庄镇杜村村民刘二×殴打,遂在焦作市纠集被告人许晖、代文宝等十余人搭车赶到刘二×家,持刀、钢管对刘二×、刘三×、刘四×实施殴打,并将刘三×打伤。经判定,刘三×的伤情形成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刘三×陈述证明:2007年5月27日凌晨6时许,我看见是一名30岁的须眉正和我父亲争持,吵了几句后,那名须眉和他带的人就在我家围着我和我父亲拳打脚踢,把我们打垮在地上。在他们出来时,他们中走在最初的一个须眉被从外边进来的我五叔刘四×堵住了,我五叔把大门从里边关上,我父亲拉住那名被堵住的须眉不让他出去,我去打110报警了。打完出来时,我家的大门被撞开了,先前的十几小我有的手拿钢管,有的手拿刀进到我家,有人冲到我跟前拿刀朝我头上砍,我用左手挡了,手其时被砍烂了。

  (2)、被害人刘二×、刘四×陈述与被害人刘三×陈述所证明的内容根基不异,都证明了被刘建光等人殴打的现实。

  (3)、证人行××、谢××、黄二×、张三×、李三×等五人证言配合证明结案发环境及被害人刘二×、刘三×、刘四×被人殴打的现实。

  (4)、被告人许晖供述证明:2007年炎天的一天凌晨四五点摆布,刘建光给我说他爸在孟州老家收麦时被他本家的叔推了一翻,他叫人回孟州给他叔说事,我说给他们开车去。其时我见东北、兴华、小虎、小宝、黑驴、范奇、毛毛、朱伟、马村的晓斌等十几小我都在,上车时东北、兴华、小虎上了我的车,其他人上了别的两辆车。到他叔家,刘建光和他本家叔在说事,我和黑驴就出来了,刚出来刘建光领着人就和他叔家的人打了起来了,打过电光就领着人出来了。我们上车预备走时,发觉小宝没出来,刘建光拿了一把刀又领着四五个年青孩回到他叔家解救小宝,在他叔家又打了一架,电光砍了他叔家的儿子一刀,然后领着人走了。

  (5)、被告人代文宝供述证明:2007年的炎天的一天凌晨3点多钟,刘建光说他爸被他一个本家叔打了,让我们和他一路归去看看。然后,我就和刘建光、大晖、东北、范奇、兴华、朱伟、黑驴、毛毛、小虎、晓斌、起飞等人分乘刘建光、范奇、大晖的轿车前去孟州市刘建光的老家。在刘建光本家叔家,我和起飞、小虎、毛毛打他本家叔,打两头,不知是谁喊“赶紧跑吧”,我就也往外边跑,快到门口时,从外边进来一个男的,他拽住了我,同时他本家叔把大门从里边关住了,我没法跑了。停了一会儿,黑驴他们在外边不知用什么工具将大门撞开了,刘建光、黑驴、兴华、起飞、朱伟、毛毛等人就进去了,我看到朱伟、毛毛各拿一把砍刀,然后我就出交往车跟跑,在我跑的过程中,刘建光他们也都陆连续续跑过来了,过来之后,我们坐上车就回焦作了。

  (6)、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2007年5月27日凌晨1时许,我传闻俺爸在家挨打了,就和许晖、范琦还有四五个须眉回孟州了。在刘二×家外边,我让许晖把我车后备箱里的工具拿出来,许晖就去把我车里放的四把砍刀和两三根钢管拿来了。许晖拿来后,我一小我拿了一把砍刀进院里了,还有一个20多岁的男孩也跟着进去了。我进去后先用手朝刘二×胸前捣了一捶,然后刘二×就和我撕拽起来了,我的刀也掉了,刘三×拿了一把菜刀朝我砍,我在地上捡了个锅挡着,把菜刀夺了下来后用菜刀朝刘二×、刘三×砍了几刀,这时刘二×的老婆和刘四×也进去了,我砍了刘四×一下,但不知砍住没有。刘二×和他儿子把我朝外边推,我被推出来后,他们把门从里边关着了,和我一路进去的那年轻须眉被关在里边了。我和我一块儿去的一两小我抬着门口的1米多长的预制板把门撞开了,我们一块儿去的人有的拿刀、有的拿钢管都进去了,把阿谁伴侣弄出来就走了。

  (7)、孟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手艺判定书证明被害人刘三×毁伤程度为轻伤。

  (8)、伤情照片证明了被害人刘二×、刘四×的伤情环境。

  (9)、勘验笔录证明了刘二×家的方位及院内情况。

  (10)、孟州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证明证明:被告人许晖于2008年5月12日到孟州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投案。

  2、2008年炎天的一天晚上,被害人董××等人在焦作市大杨树街银座会所一楼888房间玩耍时,一个叫“贝贝”的女孩找到刘扬称被董××调戏,刘扬遂纠集被告人刘建光、代文宝、张建新、王培文、杜××(另案处置)等人对董××实施殴打,期间刘建光持刀朝董××身上连捅数下,致董××受伤。经判定,董××的伤情为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董××陈述证明:大要是2008年炎天的一天晚上,我和我伴侣闫冰等人在银座会所一楼的一个包间里面喝酒。我其时喝了良多酒,我本人去茅厕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孩儿,这个女孩儿我以前认识,我就和她说了几句话,我就预备回我的包间了,还没有走到包间,就看见刘扬领着几个年轻孩儿围住了我,他们就起头打我了,他们打了我几分钟,我赶紧爬了起来,进了包间。刘扬带着那几个年轻人也跟进了包间里面,起头打我,又把我从包间里面拉到了大厅,对我拳打脚踢,我就爬起来又跑回了包间。在包间里面,刘扬他们还要打我,我伴侣就给焦作市以前的一个大哥杨二蛋打了德律风,这时我感应又有人拿刀朝我身上砍了。过了一会儿,杨二蛋来了,刘扬他们停下了手,我就没有再挨打。

  (2)、证人闫××、程××、赵××证言配合证明了其看见或传闻刘扬等人殴打董××的现实。

  (3)、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大要在2008年炎天的一个晚上,刘扬给我打德律风让我去银座,然后我带着小宝去了银座。在银座一楼888房间里,我看到刘扬在屋里站着,建新、小文等五、六小我也在屋里,黑驴带两三小我也进来了。在屋里沙发角上,坐着一小我,刘扬指着阿谁人说“他谋事哩”,我一听,到阿谁人跟前用巴掌就打,小宝也跟着用巴掌打,这时刘扬说不消打了,曾经打过了,然后我就不打了。

  刘建光在庭审阶段还供认了其持刀捅伤被害人董××的犯罪现实。

  (4)、被告人王培文供述证明:2008炎天的一天晚上10点多,刘扬告诉我们说有人摸他女性伴侣的大腿了,他很生气,就给黑驴打德律风叫人来,电光也给他的小弟小宝打德律风。刘扬先带着我、电光、建新、兴华、杜珂到了银座888房间,过一会儿,黑驴、小宝就来了,黑驴还带了两三小我也来了,然后我看到电光、黑驴、小宝等人起头打阿谁人,电光拿了一把折叠刀朝阿谁人身上乱捅,黑驴拿了一个扫帚朝阿谁人背部打,小宝是用巴掌拳头朝阿谁人头上乱打,还有几小我朝阿谁人乱踢乱打,打了一会儿就停了。

  (5)、被告人代文宝、张建新供述所证明的内容根基不异,都证明了其殴打董××的犯罪现实,此中代文宝的供述还证明刘建光接了刘扬的德律风,本人和刘建光一路去了银座会所,张建新的供述还证明一个叫“贝贝”的女孩称被人调戏,让刘扬帮手,王培文也实施了殴打行为。

  (6)、被告人刘扬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时供称:被害人董××有过错,接了杨二旦的德律风后就没再打他,没有给电光打电线)、辨认笔录证明了证人闫冰指认被告人刘扬、刘建光等人对被害人董××实施了殴打。

  (8)、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学人体毁伤程度判定书证明被害人董××毁伤程度为轻伤。

  3、2009年8月14日晚上23时许,被害人黄××等人在焦作市大杨树街银座会所玩耍时,见到王华等人对在银座会所内推销啤酒的和××进行殴打,黄××上去阻拦,随后王华德律风奉告其男友被告人刘建光,刘建光遂纠集多人赶到银座会所对黄××实施殴打,以致黄××受伤,经判定,黄××的伤情形成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黄××陈述证明:2009年炎天的一天(2009年8月14日)晚上10点多,我和张二×、刘鹏、邓××四小我到焦作市大杨树银座会所慢摇吧里喝啤酒,我们玩了一会儿,我看见旁边的桌上有三个女的在打银座会所推销啤酒的小姑娘,然后我就上去拦架了,我把他们拦开后,小姑娘就跑出了银座会所。过了一小会儿,那三个打人的女的傍边一个问我能否认识阿谁女的,我说不认识,这个女回身就走了。大要过了一段时间,我看见这个问我话女的领着电光还有三四个年轻孩儿进来了,这个女的一指我,电光带着这三四个年轻孩儿就走到我的面前让我从银座会所里面出来,我不敢出来,电光没有拉动我,这时候和电光一路来的两个年轻孩儿拿着刀片之类的工具在我面前划了几下,我害怕他们拿刀捅我,我就跟着他们出去了。他们一把我拉到银座会所的大门外,一群人围上我就起头打我了,用脚朝我身上、头上乱跺,他们打了很长时间,直到救护车来了之后他们这群人才停手。后来电光通过别人赔给我了三万五千元钱,算是竣事了。

  (2)、证人张二×、邓××、刘五×、和××的证言配合证明了2009年8月14日晚上23时许被害人黄××因拦架而被殴打的现实。

  (3)、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大要是2009年8月份的一天晚上10点多钟的时候,我接到我女伴侣王华的德律风,王华说在银座挨打了,让我赶紧过去,我就开着车去了银座。在银座门口,我看到王华、陈倩、唐华还有唐华的侄女倩倩四小我,她们四小我领着我进到了慢摇吧里,唐华指着吧台里面一桌正在喝酒的一个年轻孩说“就是他”,我过去拽住阿谁年轻孩的衣服就往外拉,阿谁人就想甩开我,没有甩开。我把阿谁年轻孩拉到银座KTV门口,这时在银座慢摇吧里喝酒的一桌年轻孩认识我,都跟了出来。我把阿谁年轻孩拉出来后,就起头打他,用拳头打脚跺,后来跟出来的那一桌年轻孩在旁边看,此中一小我也帮我打,打了一会儿我就停手了,带王华、唐华、倩倩开车走了。后来这件事颠末派出所调整了,我赔了对方三万五千元钱。

  (4)、辨认笔录证明被害人黄××指认被告人刘建光对其实施了殴打。

  (5)、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学人体毁伤程度判定书证明被害人黄××毁伤程度为轻伤。

  4、2009年10月26日晚上,被害人薛××在济源市与孟州市交壤处的赌场上赌钱时,因薛××输钱后不肯再赌钱,在赌场上放高利贷的被告人刘扬不满,指使被告人张建新、刘兴华(另案处置)等人对薛××进行殴打,薛××逃出赌场后,刘扬又带人追上薛××继续对薛××进行殴打,以致薛××受伤。经判定,薛××的伤情形成轻伤。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薛××陈述证明:2009年10月26日下战书5点摆布,我和伴侣高连富到焦作市孟州市赵和乡与济源市交壤处的一片空阔的地步里里赌钱,玩到大约晚上8时摆布,一个叫“病强”的赌客在赌场上“推庄”,连推了几庄,我和“病强”都赌输了,我就起身说“不玩了”,这时在赌场一角的坐着的刘扬不欢快了,指着我说:“操蛋,打他”。刘扬话音刚落,在场的“兴华”就到我跟前用拳头朝我脸上打了几拳,我被打翻后,他又朝我身上乱跺,同时又过来两个年轻孩也朝我身上乱打乱跺,这时在场赌钱的人过来把他们拉开了,我就起身跑了,刘扬就领着他的手下人起头撵我,我跑有三四十米远的时候,刘扬、“兴华”和六、七个年轻人追上我,又把我打翻在地,他们朝我身上乱打乱跺,打了一会儿他们停手后,刘扬又用巴掌朝我脸上乱打,他们可能见我不动了,就停手了,他们又归去赌场了。

  (2)、证人高××证言证明:大要在2009年10月份的时候,我和焦水利、济源的老东在济源和孟州交壤处的一处庄稼地里合开了一个赌场。一天我们正在赌钱,刘扬带着建新、兴华等四五小我在赌场上放高利贷,我在推庄,战富是应门,我和战富在开打趣斗嘴,刘扬在旁边嫌战富措辞难听,就说了战富,战富和刘扬吵了几句,刘扬预备上去打战富,这时跟刘扬一路来的兴华、建新等几小我追到赌场外面打战富,我和刘扬过去时,兴华、建新等人正在对战富拳打脚踢,战富被打垮在地上,刘扬过去后,朝战富脸上扇上几耳光,然后刘扬就带着人走了。

  (3)、证人焦××、王三×、李一×、高连富的证言配合证明了被告人刘扬等人殴打薛××的现实,此中焦××能证明被告人张建新在现场,王三×能证明被告人刘扬、张建新等人实施了殴打行为,李一×能证明刘扬率领张建新、刘兴华等人追逐薛××,高连富能证明因薛××输钱后不肯再赌,刘扬、刘兴华等人便对其实施了殴打行为。

  (4)、被告人刘扬、张建新在侦查阶段均没有供述,在庭审期间,刘扬对其殴打薛××的犯罪现实供认不讳,张建新辩称没有参与该起犯罪现实。

  (5)、辨认笔录证明:被害人薛××指认被告人刘扬、刘兴华对其实施了殴打;证人焦××指认被告人刘扬带张建新、刘兴华等人到赌场上了;证人王三×、李一×、高××指认被告人刘扬、张建新、刘兴华等人对被害人薛××实施了殴打。

  (6)、焦作市公安局法医学人体毁伤程度判定书证明被害人薛××毁伤程度为轻伤。

  (四)、开设赌场犯罪现实

  1、2008年5月份至2009年3月份期间,被告人刘扬、刘建光伙同焦××(已判处科罚)、王进卫(另案处置)等人别离在焦作市解放区闫河村北边碾盘沟内一烧毁的民房及火药库内,春林村北边烧毁的一砖房内、鹅老翅岩村一石屋内等地以推牌九的体例开设赌场,刘扬担任赌场放高利贷占一股,焦××担任在赌场上应门以吸引赌客占一股,王进卫担任找开赌场的场地占一股,刘建光放置放哨、接送赌客占一股,被告人袁民锁在赌场上担任应门以吸引赌客占一股,该赌场断断续续开设,每天参与赌钱的人员达二三十人,赌场每天获利达六七万元。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证人焦××证言证明:2008年五六月份摆布,我和刘建光、大晖等人在焦作市中站区、解放区后边的一带开过赌场,我们经常改换处所,有时在山上的山洞里,有时在空屋内,我们都是股东,每天赌钱竣事后,我们会在一路把当天的抽具按股份分钱。有一段时间,我们赌场人少了,就给“应门”打牌的人也算一股,那段时间“五旦”也到赌场上来“应门”打牌,我们也给他算了一股。我在赌场上应门打牌,刘建光、金丝猴(王进卫)他们放置人放哨、找处所、接送客人赌场上抽头,刘扬带人在赌场上放高利贷。赌场上每天有二三十人参赌,有时还有四十多人,每天能抽六七万元。赌场是开开停停、断断续续,大约不断持续到2009岁首年月。

  (2)、证人李一×证言证明:2008年5月或6月份到2009年5月份期间,刘扬叫了焦××、中站的金丝猴在焦作市解放区与中站区交壤处北边的太行山上开赌场,期间我跟王三×就经常跟着焦××到赌场上,他们开的赌场以推牌九的体例赌钱的,每天赌场上都有二三十小我参与赌钱,赌场断断续续开了约1年时间。刘扬在赌场次要放高利贷,焦××在场前次要是支锅应门,“金丝猴”在赌场前次要是找找场地,叫人来赌钱,刘建光放置“眼镜勇”接送赌场上的赌客,刘扬、刘建光还放置了赌场上放哨的人。后来赌场上赌客少了,为了吸引赌客,刘扬、刘建光他们又叫来了李海忠、五蛋、小芦三小我来支锅顶门打牌,他们三个也成为股东,在赌场上分钱,赌场平均每天有赌客20人摆布,每天能抽个五六万元钱。

  (3)、证人王三×证言与证人李一×证言所证内容不异,配合证明了赌场的运作过程。

  (4)、证人王培文证言证明:2008年5、6月份,“电光”、“水利”、“金丝猴”等人在焦作市市区后山附近山上开设赌场,不断持续到2009年岁首年月,赌场断断续续,开开停停。“电光”、“水利”、“金丝猴”是股东,他们担任找处所开赌场,联系接送客人,他们还在赌场上参与赌钱。刘扬带我、建新等人到赌场上放高利贷,赌场每天都能抽到六七万块钱,赌钱采用推牌九的体例。“五旦”去过赌场上大要有六、七次,他是应门打牌的,赌场也给他开工资。

  (5)、证人许晖证言证明:2008年六七月份,刘扬率领刘建光、中站的金丝猴,李海中等人在焦作解放区、中站区交壤地北边的山上开赌场,赌场上是用推牌九体例赌钱,我、小文、张建新等人跟着刘扬在赌场上放高利贷,赌场开开停停不断开到2009年3月份摆布才竣事。赌场股东有刘建光、中站的金丝猴、焦水利、李海中等人,刘扬在赌场上也算一份。在赌场上,金丝猴找人放置放哨,刘扬在场上放贷,焦水利、刘建光在场上干牌顶门,还有一个叫“眼睛勇”担任接送赌客,一个叫小鹏在场上抽具。除了刘扬、刘建光、焦水利、金丝猴、李海中以外,五蛋也在赌场上也拿过份钱。

  (6)、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2008年四蒲月份,刘扬和焦水利、中站的金丝猴在中站区、解放区交壤处附近的北山上,以及焦作市春林村附近的山顶上开赌场。赌场上每天都有二三十小我参与赌钱,每天都能抽到六七万块钱。焦水利、刘扬、金丝猴是次要开场的人,金丝猴找的场地,焦水利叫人来赌,他本人也上场顶门赌牌,刘扬也叫人来赌,他还带着许晖、小文等人到赌场上放高利贷,放置我顶门打牌,每天非论胜负都给我开2000块钱工资。焦水利还放置眼睛勇接送赌客,放置X鹏在场上担任抽钱。焦水利、刘扬、金丝猴在场上拥有份,后来赌客少了,为了吸惹人,赌场上又划定应门、顶门打牌的也算一份股,后来李海州、小卢、高小军来赌场上打牌,再有就是许晖、五蛋也在。这个赌场是开开停停,持续开了好几个月,大要到2009年二三月份竣事,我在赌场上开有3万块钱工资。

  (7)、被告人袁民锁供述证明:2008年炎天的一天,我传闻刘扬、焦水利、金丝猴他们在影视城北边的石屋里开赌场,我就去影视城那里,先是在赌场上垂钓,后来也起头应门坐庄。赌场上的股东有刘扬、焦水利、刘建光、金丝猴、高小军、李海州等人,赌场上每天抽有五万块钱摆布。

  (8)、被告人刘扬在侦查阶段没有供述,其在庭审期间对该起犯罪现实无贰言。

  (9)、辨认笔录证明了被告人袁民锁、王三×指认赌钱地址的环境。

  (10)、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人民法院(2010)站刑初字第86号刑事判决书证明了焦××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惩罚金30000元的现实。

  2、2009年11月10日,被告人刘扬伙同焦××、程龙(二人已判处科罚)三人合股以推牌九形式在焦作市中站区玉峰工贸公司办公楼内开设赌场,刘扬担任赌场全面工作独自占一股,焦××和程龙合占一股,焦××次要担任召集赌客,程龙次要担任在赌场上抽钱。刘扬放置曹二×(已判处科罚)、杜××(另案处置)、王培文、张建新等人放哨及办事赌场,被告人刘建光在赌场上担任看场,许晖放置史××、崔××(二人另案处置)在赌场上放哨。2009年11月10日至11月18日期间,赌场每天获利2万余元。2009年11月19日晚,被告人刘扬为多召集赌客,又让靳双(已判处科罚)占一股,靳双次要担任召集赌客,赌场当天获利3万余元。2009年11月21日凌晨2时许,赌场被公安机关捣毁,该赌场运营期间共获利约20余万元。

  认定上述犯罪现实的证据有:

  (1)、证人王培文证言证明:2009年11月10日摆布,刘扬让我到他在中站朱村矿附近钢管厂内开的赌场上帮手,我同意后,就在他的赌场干杂活,每天给我200元钱工资。杜××、曹四海是放哨的,我和建新有时放哨,有时在场上帮手。我一共去过七八次,一共得了1000多元工资。

  (2)、证人张建新证言证明:玉峰钢管厂内的赌场我去过三次,在赌场担任给参赌人员送水,散场后扫除卫生,共得了400块钱,是许晖让我在场上帮参赌人送水、扫除卫生的。

  (3)、证人焦××证言证明:在本年11月12日摆布,刘扬给我打德律风说他在他中站的钢管厂里开了赌场,想让我过去帮手,我同意了,就在当天去了刘扬在中站的钢管厂。刘扬在他钢管厂的办公楼一楼西边的员工勾当室里用半块乒乓球台支了一个赌钱摊,其时玩的人不多有五六小我,如许持续了六天,直到中站的靳双、许红光带了很多多少泛爱人到刘扬的赌场上玩,不断到被公安局抓住。刘扬让我去帮手其实就是让我帮他拉客户到他的赌场上去赌钱,我不上赌桌,也不放贷。这个赌场在靳双带人来之前,每天从赌钱的钱中抽2万块钱,我是和程龙一块去刘扬的场里帮手的,我和程龙筹议把我俩工资合在一路一小我分一半,程龙同意了,我们两小我每天各能得3000元摆布,剩下的钱刘扬都拿走了。靳双带人去玩当前,场上最初抽了3万块钱,我和程龙各得了四千五百块钱,刘扬和靳双各得有一万块钱摆布。

  (4)、证人李一×、王三×证言与证人焦××证言所证明的内容根基不异,都证明了赌场的地址、股东、运营模式等环境。

  (5)、证人杜××、曹二×、崔××、史××证言证明了四报酬赌场放哨的环境,此中杜××、曹二×系被告人刘扬担任放置,崔××、史××系被告人许晖担任放置。

  (6)、被告人刘扬供述证明:2009年11月11日晚上,焦水利、龙龙(程龙)还有其他几小我跟我说,想到中站区玉峰工贸公司,我开的钢管厂里推牌九,我就同意了,我其时让他们到公司一楼西侧的职工勾当室里赌钱。赌场起头时,龙龙在场上抽钱,过了一个小时赌场竣事了,我放置杜××、小文、建新扫除卫生。焦水利和龙龙拿钱到二楼我办公室找我,龙龙给我2000元,我从这2000元里给杜××、建新、小文每人开了200元工资,第二天晚上12点摆布赌场还在前一天的处所赌钱,龙龙对我说他们曾经筹议好了,说赌场上每天抽2万元作为费用,当天我叫许晖参加上帮手,并让他放置两个放哨的人,赌钱竣事后,给许晖一共2500元工资,我放置放哨、烟水、场地,一共给我5000元费用,之后剩下2000多元,算我的工资给我了,赌场一共开了七天,我从赌场上一共分了17000元摆布。靳双是我们被抓的前一天带几个泛爱的人也到这赌场上赌钱,到赌钱竣事后,给水利2000元工资,给龙龙3000元工资,给靳双11000元工资,剩下的11000元全数给了我。刘建光一共去过赌场三次,他第一次来的时候,给他开了2000元工资,只给他开了这一次工资。

  (7)、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许晖说刘扬在玉峰工贸公司开个赌场,之后我就和秦红伟就一路去了公司。我一共去了三次,第一次是2009年11月15日摆布,我到赌场时曾经起头赌钱,刘扬让程龙给我开了2000元工资。第二次,刘扬没有给我开工资,我就走了。第三次,就是被抓这当天,我又去赌场上混工资,最初被公安局抓住了。我去刘扬的赌场上就是去混工资的,要有人敢找刘扬的事,我必定要管。

  (8)、被告人许晖供述证明:2009年11月中旬的一天,在玉峰工贸公司厂里,刘扬对我说在厂里办公楼一楼西侧的勾当室里晚上有人来赌钱,还让我找几个放哨,每天给我2000元钱工资,我听了当前,就照刘扬说的去办了。我其时叫崔利明和史××在赌场外面放哨,刘扬每天给我开2500元,我给崔利明和史××各200元,还有100元是车钱,我每天本人开2000元的工资,一共开了六天工资,共获利12000元。

  (五)、巧取豪夺违法现实

  2007年秋天的一天,被告人刘建光在被害人买小七等人开设的赌场里赌钱时,输掉了6.8万元,刘建光把赌场用的牌九和骰子拿走并将此事奉告被告人刘扬,刘扬遂率领刘建光等人赶到泛爱县中山大酒店后找到买小七,以买小七赌场骰子有问题为由,要求买小七退还刘建光输掉的财帛,买小七慑于刘扬、刘建光等人要挟,被迫将刘建光在赌场输掉的8000元分批还给了刘建光。

  认定上述违法现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买小七陈述证明:大要是2007年的时候,我和闪××、丹波、病强在泛爱北边的山上开设了一个赌场,是用牌九赌钱。一全国战书,刘建光在这个赌场上赌钱输了六万八千元摆布,很不欢快,临走时把桌上的牌九牌和骰子用桌台布包上拿走了。到了晚上,刘扬和刘建光他们带了好几辆车、好些人来泛爱县中山大酒店找我。刘建光说骰子有问题,刘扬在一边说你看电光输的钱咋办,我说我的骰子没有问题。我们正在说这事的时候,不晓得谁报案了,差人就来了,刘扬在楼上看到公安机关的人来后就走了,刘建光等人也走了。第二天,病强和刘建光又来酒店找我,刘建光非要我们赔他输的钱,我晓得刘扬在焦作混社会很厉害,刘建光是跟着刘扬混社会的,我不敢获咎他们,没有法子就和病强把刘建光在赌场上输了的钱还给他。我晓得刘建光在赌场上输有六万八千元摆布,后来我们从赌场上每天抽得钱中拿出几千元由病强给刘建光,分好几回还清了这六万八千元摆布的钱。

  2、证人闪××、高××证言与被害人买小七所证明的内容不异,都证明了刘建光在赌场输钱后伙同刘扬等人向买小七索要财帛的现实。

  3、被告人刘建光供述证明:2007年秋天,买小七等人在泛爱北边的山上开了一个赌场,这个赌场是下战书场。有一全国战书我输了六万八千块钱,此中六万块钱是借买小七的高利贷,我感受不合错误劲,就把赌场的骰子和牌拿走了。后来我发觉骰子里有磁铁,刘扬就领着我、水利、建斌等十几小我,总共开了四五辆车,往泛爱中山饭馆去找买小七。在买小七住的房间,我把砸开的骰子给了买小七看,买小七说不是赌场上的骰子,我说就是赌场上的骰子,骰子里面有磁铁,必需把钱退了,刘扬也说把钱退了,若是不退钱的话后果自傲,兵强也是阿谁赌场的股东,就从两头说和,最初筹议好我在赌场上借买小七的六万块钱高利贷不消还了,别的把我在赌场上输的本人的八千块钱给我冲出来,说完这事我和刘扬等人就走了。过了两天兵强把我的八千块钱给了我。

  综上,被告人李向阳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3起,致1人轻伤。被告人刘扬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7起(对第4起负首要分子义务),致3人轻伤;居心危险犯罪2起,致2人轻伤;开设赌场犯罪2起;巧取豪夺违法现实1起。被告人刘建光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3起,致1人轻伤;居心危险犯罪3起,致3人轻伤;开设赌场犯罪2起;巧取豪夺违法现实1起。被告人许晖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1起;居心危险犯罪1起,致1人轻伤;开设赌场犯罪1起。被告人王培文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4起,致1人轻伤;居心危险犯罪1起,致1人轻伤。被告人张建新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2起,致1人轻伤;居心危险犯罪2起,致2人轻伤。被告人代文宝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2起;居心危险犯罪2起,致2人轻伤。被告人韩现辉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2起。被告人袁民锁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此中挑衅惹事犯罪1起,致1人轻伤;开设赌场犯罪1起。

  另查明,被告人刘扬揭破犯罪嫌疑人王海波、王狗蛋等人实施盗窃犯罪行为,揭破犯罪嫌疑人李星波等人实施掳掠犯罪行为,协助侦查机关追回犯罪嫌疑人高世涛、郑红叶等人盗窃一案中被害人张为民被盗的价值43000元的海马HMC7180型轿车并发还被害人,经查证失实。

  认定上述现实的证据有:

  1、温县看守所管教李康精采具的证明证明刘扬向其反映王海波、王狗蛋等人在焦作辖区内盗劫轿车、李星波等人在武陟县入户掳掠的环境,其将环境反映给了刑警大队。

  ?隆匚?补职叹滦焓檎蟛哟於檎辈踉?寐⑻酢懒?錾叱木さ髦っ抵率匚?补职?莞痪姹烁跞锪难俚ň楸癫嘶趿M⒉酢吠肮鹊说谌乖鹘凶?蕉旆『?谇聊缘吻到?睿抢ㄐ⒉病鸢督缺说谌湓煳刳傧臂W店乡岗头村持刀掳掠的犯罪现实。

  3、证人刘扬的证言证明:和我同住一个监事的王海波在2008年冬天的时候,伙同王狗旦、尚朋在焦作市塔南路的东方红小区内偷了一辆银灰色的桑塔纳轿车。2008年的时候一天夜里,李星波伙同两三小我跳进武陟山阳乡的一住户家中盗窃,被户主发觉后,他们持刀逼着户主,抢走了6000多元钱。这项环境我都是听王海波给我讲的,我和他统一个监室,日常平凡比力照应他,所以他很信赖我,有啥事都跟我讲。

  4、犯罪嫌疑人王海波供述证明:2008年12月份一天,我和王狗旦、常朋在焦作塔南路万方桥往北下桥当前路西的小区时,见到小区内停放一辆雪白色通俗桑塔纳轿车,常朋一小我拿全能钥匙去开车锁,我们看见他坐车里打着火当前,到万方桥下边停下车,让我和王狗旦坐上车,然后间接开车前往武陟。

  5、犯罪嫌疑人王狗蛋供述证明:2008年冬天的一天,我、王海波、常朋在焦作万方桥北下桥处路西的一个居民小区发觉停放有良多小轿车,在此中一座楼下我们发觉一辆银灰色普桑,王海波和常朋不知用啥工具鼓捣了半个小时才把车锁打开,然后常朋将车开出来,在万方桥下让我和王海波坐上车,不断把车开到我们村边。

  6、犯罪嫌疑人李星波供述证明:大要2008年春天,安浩把我们领到一个村子里找到他的伴侣家,安浩在门口敲门说:“充线多岁的须眉给我们打开门,安浩拿着长刀架到须眉脖子上,韩赛拿着短刀也架到他脖上,安浩和亚飞拿绳从后面把须眉的手、脚都捆起来,刘富贵在床上翻一下找到1300元零钱,我们拿到钱当前就分开了。

  7、焦作市人民查察院对犯罪嫌疑人王海波所作的扣问笔录证明:王海波在闲聊过程中给被告人刘扬说过盗窃灵活车及李星波入户掳掠的犯罪现实。

  8、犯罪嫌疑人安文豪、安亚非、安金倍、韩赛赛的拘系证及温县公安局告状看法书(温公刑诉字〔2011〕第006?┖ぃ抵菏睿抢ㄐ锊?餐陌牢⒑病前茄⒎???⑷酢涣蟾裙说谌湓煳刳傧臂W店乡入户掳掠被害人杨长河1800元现金及价值380元的诺基亚1100型手机一部,安文豪、安亚非、安金倍、韩赛赛因涉嫌犯掳掠罪已被拘系,案件已移送告状至温县人民查察院。

  9、被告人刘扬揭破赃车下落线索的材料、侦查机关对刘扬的扣问笔录、对高世涛、郑红叶的讯问笔录、拘留收禁、发还物品清单、价钱判定结论、侦查机关出具的环境申明、高世涛、郑红叶的拘系证、告状书等。

  被告人袁明锁协助侦查机关抓获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崔凯的建功线索获取路子不合法且建功来历无法查实,被告人刘扬揭破张三宝、任双超盗窃犯罪行为,建功来历无法查实,均不予认定。

  (六)、分析证据

  1、户籍证明证明了被告人李向阳等九人均已达到完全刑事义务春秋,具有完全刑事义务能力。

  2、前科证明证明了被告人刘扬、刘建光、李向阳、袁民锁等人的前科环境。

  3、到案证明证明了刘杨等九名被告人到案环境。

  关于被告人李向阳、刘扬、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及各自辩护人提出的“不形成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辩护来由及看法,经查,以被告人刘扬为首的犯罪组织具有下列的形成特征和行为表示:1、关于组织特征。该犯罪组织比力不变(从2003年不断持续到2009年案发),人数较多(仅在案人员已达9人),组织、带领者比力明白,骨干成员根基固定,且有必然的组织规律(刘扬要求手下日常平凡手机不克不及关机,有事随叫随到,一切听其叮咛)相束缚。此中被告人刘扬对整个组织及其运转起着决策、批示感化,在组织中现实处于带领地位,该当认定为组织、带领者。被告人李向阳、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接管组织的带领和办理,多次积极参与组织的违法犯罪勾当或在组织中起主要感化,应认定为积极加入者。被告人韩现辉、袁民锁是除上述组织成员之外,其他接管组织带领和办理的犯罪分子,应认定其他加入者;2、关于经济特征。该犯罪组织有组织地通过开设赌场、发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行为剥削了大量不法财富,具有必然的经济实力,并将其用于给组织成员开工资及日常消费收入,维系了该犯罪组织的保存、成长;3、关于行为特征。该犯罪组织采用暴力、勒迫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实施挑衅惹事、居心危险、巧取豪夺等违法犯罪勾当,为非作恶、逼迫、摧残群众,作案共达12起,以致7人受轻伤;4、关于风险特征。该犯罪组织通过上述行为,对焦作市及周边区域糊口的群众构成了心理强制、威慑,以致蒙受该组织成员殴打的多名无辜群众不敢举报、控诉。该组织成员还积极插手民间胶葛,在本地形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在焦作市银座会所等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严峻干扰了相关企业的一般运营次序,对焦作市及周边区域构成了严重影响,严峻粉碎了本地经济、社会次序。上述四方面特征合适批改后的刑法和立法注释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特征的表述,且有经庭审质证的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故被告人李向阳、刘扬、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及各自辩护人该辩护来由及看法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刘扬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没有欺诈买小七,殴打张一×时没有持枪,没有参与殴打芦××,被害人张一×、陈一×、宋××、董××具有过错,已对被害人陈一×、刘××、芦××、宋××、薛××作出补偿,有建功情节”的辩护来由及看法,经查,刘扬对买小七实施巧取豪夺违法现实有被害人的买小七陈述、证人闪××、高××证言及被告人刘建光的供述可以或许证明;参与殴打芦××的犯罪现实有被害人芦××的陈述及证人刘建光的证言能够证明,持枪殴打张一×的犯罪现实有被害人张一×、王一×的陈述能够证明,且证据之间可以或许彼此印证,足以认定。被害人陈一×、刘××、芦××、宋××、薛××的行为构不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刘扬补偿芦××经济丧失有息争和谈、芦××的收据等证据证明,能够认定,补偿其他被害人经济丧失查无实据,不予认定。刘扬揭破王海波、王狗蛋、李星波等人盗窃、掳掠犯罪行为,查证失实,予以认定,揭破张三宝、任双超盗窃犯罪行为,建功来历无法查实,不予认定。协助追回另案赃车,不属于建功,但对案件侦破起到必然协助感化,为被害人挽回了经济丧失,可裁夺从轻惩罚。故被告人刘扬及其辩护人关于“刘扬补偿芦××经济丧失”及“揭破王海波、王狗旦、李星波等人盗窃、掳掠建功情节”的辩护来由及看法成立,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来由及看法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刘建光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没有欺诈买小七,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张一×、姬××,被害人董××有过错,且对被害人闫××、刘二×、黄××、董××已作出民事补偿,告状书指控的开设赌场罪第1起不敷罪”的辩护来由及看法,经查,刘建光巧取豪夺买小七的违法现实有被害人的买小七陈述、证人闪××、高××证言及被告人刘建光的供述可以或许证明;参与殴打张一×的犯罪现实有被告人刘建光、袁民锁的供述能够证明;殴打姬××的犯罪现实有被害人姬××的陈述、证人王二×的证言、被告人李向阳的供述能够证明,且证据之间可以或许彼此印证,足以认定。被害人董××的行为构不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刘建光补偿黄××经济丧失有刘建光的供述、被害人黄××的陈述可以或许证明,且能彼此印证,能够认定,补偿刘二×等人经济丧失已被(2008)孟刑初字第78号判决书作出认定,补偿其他被害人经济丧失查无实据,不予认定。刘建光明知刘扬等人在玉峰工贸公司开设赌场,仍参与赌场运营,并按赌场收入分红,该现实有被告人刘扬、刘建光的供述能够证明,足以认定。故被告人刘建光及其辩护人关于“已补偿黄××经济丧失”的辩护来由及看法成立,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来由及看法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许晖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没有殴打姬××、有自首情节、开设赌场罪中应为从犯”的辩护来由及看法,经查,许晖殴打姬××的犯罪现实有被害人姬××的陈述、被告人李向阳的供述能够证明,且证据之间能彼此印证,足以认定。许晖在参与殴打刘二×等人的犯罪行为后主动投案,照实交接了本人的次要犯罪现实,并供述了其所知其他同案犯的配合犯罪现实,应认定为自首,该现实有孟州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证明以及许晖的供述能够证明。许晖在开设赌场犯罪中办理放哨人员,按赌场收入分红,在配合犯罪中起次要感化,应认定为主犯。故被告人许晖及其辩护人关于“许晖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来由及看法成立,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来由及看法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王培文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陈一×、芦××有过错,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闫××、董××”的辩护来由及看法,经查,被害人陈一×、芦××的行为构不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王培文殴打闫××的犯罪现实有证人焦××的证言及被告人刘建光的供述能够证明,殴打董××的犯罪现实有被告人刘建光、张建新的供述能够证明,且证据之间能彼此印证,足以认定。故被告人王培文及其辩护人的该辩护来由及看法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张建新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芦××、董××、薛××,有自首情节,系从犯”的辩护来由及看法,经查,张建新殴打芦××的犯罪现实有证人刘建光的证言、被告人王培文的供述能够证明,殴打董××的犯罪现实有被告人刘建光及张建新本人供述能够证明,殴打薛××的犯罪现实有证人王三×、李一×、高××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能够证明,且证据之间能彼此印证,足以认定。张建新投案自首查无实据,不予认定。张建新在其所参与的配合犯罪中均起次要感化,应认定为主犯。故被告人张建新及其辩护人该辩护来由及看法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韩现辉提出的“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闫××”的辩护来由,经查,韩现辉殴打闫××的犯罪现实有被告人刘建光的供述,证人焦××、王三×、李一×的证言能够证明,且证据之间能彼此印证,足以认定。故被告人韩现辉该辩护来由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袁民锁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没有参与殴打张一×,不形成开设赌场罪,有建功情节,系从犯”的辩护来由及看法,经查,袁民锁参与殴打张一×的犯罪现实有被告人刘扬庭审阶段供述及袁民锁本人侦查阶段供述能够证明。袁民锁在开设赌场犯罪中,以“应门”体例参与赌场入股分红,系开设赌场犯罪行为的共犯,该现实有被告人刘建光的供述、证人焦××、许晖、李一×的证言能够证明,且证据之间能彼此印证,足以认定。袁民锁建功线索获取路子不合法且建功来历无法查实,不予认定。袁民锁在殴打被害人张一×等人一案中起次要感化,应认定为从犯。故被告人袁民锁及其辩护人关于“殴打张一×等人一案中系从犯”的辩护来由及看法成立,予以采纳,其他辩护来由及看法不克不及成立,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扬别离纠集被告人李向阳、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等多人,以暴力、要挟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多起违法犯罪勾当,为获取不法经济好处,逞强争霸,风险一方,逼迫、摧残群众,在焦作市及周边地域构成不法势力及严重影响,严峻侵扰了本地经济、社会糊口次序,其对整个组织及其运转起着决策、批示感化,在组织中现实处于带领地位,其行为已形成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李向阳、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接管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带领和办理,多次积极参与组织的违法犯罪勾当或在组织中起主要感化,其行为均已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且均系积极加入者;被告人韩现辉、袁民锁是除上述组织成员之外,其他接管组织带领和办理的犯罪分子,其行为均已形成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均系其他加入者。被告人刘扬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首要分子,对其应按照组织所犯的全数罪行惩罚。被告人刘扬别离指使、伙同被告人刘建光、许晖、李向阳、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被告人刘建光伙同被告人王培文、代文宝、韩现辉随便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形成挑衅惹事罪。被告人刘扬别离指使、伙同被告人刘建光、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被告人刘建光伙同被告人许晖、代文宝居心损害他人身体健康,其行为均已形成居心危险罪。被告人刘扬别离伙同被告人刘建光、许晖、袁民锁开设赌场,其行为均已形成开设赌场罪,依法均应予以严惩。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扬犯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居心危险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刘建光、许晖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居心危险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居心危险罪,被告人袁民锁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开设赌场罪,被告人李向阳、韩现辉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挑衅惹事罪,犯罪现实清晰,证据确实、充实,指控罪名成立。本院认定的第1、3起居心危险犯罪现实系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为小我好处在组织意志之外零丁实施的违法犯罪勾当,该组织的组织、带领者刘扬并不知情,应认定为组织成员小我犯罪,刘扬对该两起犯罪现实不承担刑事义务。在挑衅惹事、居心危险、开设赌场配合犯罪中,被告人刘扬、李向阳、刘建光、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在各自所参与的犯罪中起次要感化,系主犯,该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批示的全数犯罪惩罚。被告人许晖在本院认定的第1起居心危险配合犯罪中起次要感化,被告人袁民锁在本院认定的第1起挑衅惹事配合犯罪中起次要感化,系从犯,该当从轻惩罚。被告人刘扬、李向阳、刘建光、许晖、王培文、张建新、代文宝、韩现辉、袁民锁均一人犯数罪,该当数罪并罚,按照相关司法注释,应合用批改前刑法相关划定。被告人李向阳在判决宣布当前,科罚施行完毕以前发觉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该当对新发觉的罪作出科罚,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科罚,按照刑法相关划定,归并决定施行的科罚。被告人刘建光在缓刑考验期内犯新罪且发觉判决宣布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该当撤销缓刑,将新犯的罪及新发觉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科罚,按照刑法相关划定,归并决定施行的科罚。被告人刘扬、袁民锁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科罚,科罚施行完毕当前,在五年以内再犯该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科罚之罪,按照相关司法注释,合用批改前刑法相关划定,系累犯,该当从重惩罚。被告人刘扬有经查证失实的揭破他人犯罪行为的建功表示,能够从轻惩罚,协助追回另案赃车,虽不属于建功表示,但对案件侦破起到必然协助感化,为被害人挽回了经济丧失,能够裁夺从轻惩罚,补偿被害人芦××的经济丧失,能够裁夺从轻惩罚。被告人刘建光补偿被害人黄××的经济丧失,能够裁夺从轻惩罚。被告人许晖在本院认定的第1起居心危险罪犯罪当前主动投案,照实供述本人的罪行,系自首,对该起犯罪现实能够从轻惩罚。被告人刘扬、许晖对本院认定的第2起开设赌场犯罪现实,被告人李向阳对本院认定的第2、5起挑衅惹事犯罪现实,被告人刘建光对本院认定的第4起挑衅惹事犯罪现实、第1起开设赌场犯罪现实,被告人王培文、李向阳、韩现辉对本院认定的第5起挑衅惹事犯罪现实,被告人代文宝对本院认定的第1、2起居心危险犯罪现实到案后能照实供述本人的罪行,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按照相关司法注释及批改后刑法的相关划定,能够对其照实供述的犯罪现实从轻惩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批改案(八)施行前〕、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六十九条第一、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批改案(八)施行前〕、第七十条、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批改案(八)施行前〕、第六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批改案(八)〉时间效力问题的注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四条、第六条的划定,判决如下:

  二、被告人刘扬犯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犯居心危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惩罚金50000元;决定施行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惩罚金50000元。(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11月21日起至2016年5月2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被告人刘建光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犯居心危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惩罚金30000元;撤销孟州市人民法院(2008)孟刑初字第78号刑事判决书以居心危险罪判处被告人刘建光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量刑中的缓刑部门;决定施行有期徒刑六年,并惩罚金30000元。(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1月15日起至2015年11月1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四、被告人许晖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居心危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惩罚金20000元;决定施行有期徒刑四年,并惩罚金20000元。(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11月21日起至2013年11月20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五、被告人王培文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居心危险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决定施行有期徒刑四年。(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11月21日起至2013年11月20日止)。

  六、被告人张建新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犯居心危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施行有期徒刑四年。(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1月26日起至2014年1月25日止)。

  七、被告人代文宝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犯居心危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决定施行有期徒刑四年。(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2月2日起至2014年2月1日止)。

  八、被告人韩现辉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决定施行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2月2日起至2012年2月1日止)。

  九、被告人袁民锁犯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犯挑衅惹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惩罚金20000元;决定施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惩罚金20000元。(刑期从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2月5日起至2012年8月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间接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该当提交上诉状副本一份,副本二份。

  代办署理审讯员宋德勇

  代办署理审讯员武芳

  弓秋玉等八人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冯庆平等17人别离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等刑事判决书

  合肥律师网刊登此文出于传送更多法令相关学问为目标,并不料味着附和其概念或证明其描述,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核实后会赐与处置,未经答应,任何人不得复制本网内容。领会更多》

   彭树声、杨面等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掳掠罪等二审刑事判决书

   唐松林、姚业飞等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王允聚众斗殴罪一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欧阳文明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二审刑事判决书

   刘佳佳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管x军等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强迫买卖案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徐钢、徐卫组织、带领、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居心危险、聚众斗殴再审刑事判决书

   云x清等二十六名被告人涉黑案刑事判决书

  出名律师保举

  苏义飞律师

  特长:刑事辩护、取保候审

  德律风:(微信)

  地址:合肥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

  王杨深等人聚众斗殴、波折公事等一案刑事

  余汝彬、罗加明居心杀人、诱惑、容留、介

  徐胜男、刘安安等聚众斗殴罪二审刑事判决

  乔晓军再审刑事判决书

  吴某、石某1居心杀人二审刑事判决书

  段洁军聚众斗殴罪二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郭某甲犯居心危险罪、开设赌场罪等罪刑事

  胡清等人聚众斗殴、挑衅惹事二审刑事判决

  姜立国等聚众斗殴罪一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姚某某等人聚众斗殴等二审刑事判决书

  布建华聚众斗殴一审刑事判决书

  徐某某、韩某甲等聚众斗殴一审刑事判决书

  李军华、宋华等犯居心危险罪,党垒、罗勇

  杀人犯张君犯罪恶程及死刑判决书全文(

  盗窃罪4万元摆布判刑多长时间

  刑事案件不支撑灭亡补偿金、残疾补偿金

  程x受贿1820万元一审讯决书

  龙奕瑞等人涉嫌组织、带领传销勾当罪二

  二审法院发还重审查察院变动罪名算不算

  安徽律师私行透露刑事案件卷宗被法院定

  庐江公安局副局长鲍晓东受贿一审刑事判

  丁胜明等人不法接收公家存款罪一审刑事

  销售毒品罪两头引见人若何科罪惩罚

  汪x贵、王x开设赌场一审刑事判决书

  张开锋、丁长奎、曹晓军贪污受贿罪一审

  地址:合肥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金亚太律所 德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