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圩后 > 难忘的日子

http://nsndigital.com/xh/507.html

难忘的日子

时间:2019-08-02 01:26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首页抒情散文难忘的日子

  点点滴滴,虽然飘过了30多年,但回忆起来仿佛就在今天。

  1984年8月,加入工商行政办理部分招收干部测验被录用后,我们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工商系统26名新招干部和4名戎行,来到了南宁地域少数民族干部学校加入南宁地域工商系统为期三个月的岗前培训。带队带领是一位戎行改行的营级干部,还配有同期改行

  的三位连、排级干部做助手,构成了一个超强的带班团队。一批新兵,赶上了四位老兵,有得一拼:早上六点起床,三十分钟后,集中从干校向南宁地委标的目的的明秀路跑步,一面跑一面喊:“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每早来回跑不下五公里。

  一些新同事吃不了这份苦,申请不加入晨跑,未获核准。纷纷埋怨:“这四位兵哥,吃饱了撑的,把虎帐搬到干校来了。”可是牢骚归牢骚,还得跟在晨跑步队后面慢慢顺应……夜晚,还集中进修,交换进修心得,拾掇、背熟白日讲堂所学的“六管一打一遏止(市场办理

  ,商标办理,合同办理、告白办理,企业办理,个别办理,冲击投契倒把,遏止商品畅通中的不正之风)”等工商职责的进修笔记,测验成就不克不及掉队其他县的同窗。我很快顺应这种快节拍、高强度的糊口,认为既然选择了工商就要当真地为之付出,所谓“做醋要做到酸

  ,做盐要做到咸”就是这个事理,我也认当真真地实践着。进修期满后,我被评为优良学员,全县仅5人荣获。

  我们26人无一破例埠分到乡镇工商所工作,我被分到林圩工商所。马山县属国定贫苦县,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农村,恰是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鼎新开放扬帆起航,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四个现代化”扶植上来之时,集贸市场成了人们舒展拳脚的舞台,凡

  有一技之长的农人都洗脚上田入市经商,处置第三财产。因而处置贸易、饮食业、办事业、手工业、补缀业的摊店,如雨后春笋地冒出来。他们抛开“文革”期间割本钱主义尾巴”的枷锁,敢创敢冒,农村集贸市场空前繁荣。其时,工商所的主要使命之一就是管好集市

  商业,向运营户收取市场办理费和个别工商户办理费。林圩5万多人,11个行政村,有林圩、兴隆两个集贸市场(相距七公里),近2000户个别户,200多家企业分布在两个集市驻地及周边村屯,加上来自邻县武鸣府城、灵马及本县县城等十里八乡的流动摊点,集市热闹非

  凡。工商所配有7人,4报酬50岁以上的老同志,3报酬新招的干部,还请有二三名姑且工协助收费。每到林圩圩日,大伙儿集中林圩抓办理、抓收费,另一个小集市落实专人办理。闲日,分组分片落实义务区,深切城镇周边、村屯代销店、天然构成的商品买卖点,开展企

  业年检、个别验照、收费等营业工作。

  开初,我是林圩肉食市场的办理员。肉行内设有70多张台案,圩日,上市猪肉、牛肉多则50头,少则30头。闲日也在15头以上。屠商一般两人组合,将一头猪沿着背部龙骨破成两截,用单车运到肉食市场。我们每天既要对上市猪肉过磅登记、收费,放置肉台,又要严查

  有否多杀猪少缴费的行为,还共同相关部分冲击病死、注水肉食上市行为、冲击短斤少两行为。其时猪肉价3元/公斤,而杀猪上市过磅后,按总值收2%的市场办理费和1%的个别工商户办理费,一头肉猪缴10元以上不等的工商规费,屠商感觉缴费过重,因此千方百计逃费

  。冲击屠商逃费成为工作的难点。有一全国战书三点,成圩后,肉市内人头攒动,人们身贴着身出场买猪肉,正值买卖高峰期。这时我查抄发觉一组屠商肉台上添加了很多没盖红印的猪肉,再查肉桌下还有一大筐未过印的猪肉,属“杀二缴一”,就说:“为什么不拿第二

  头去过磅登记?请拿猪肉去过磅登记缴费打印。”“不要太对峙准绳了,你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好,不然......”说着那屠商把剔猪骨头用的尖刀往台案上拍得“咣啷”响,进行要挟。“不然如何?”我高声问。“杀猪时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你是晓得的”他刁蛮地说

  。我就不怕他要挟,与一位同事合作,查扣了未打红印的猪肉,最终除了缴费外还罚了款。还有一次,一位山区农伯,在深山里打到了一头野猪,有100公斤净肉,刚运到肉食市场,屠商们你一块我一块地拿走,声称:“我们帮你卖”,不到半个钟头野猪肉混到了家养猪

  肉堆里,农伯逐一过秤登记,还有8公斤找不到,急得来回逐一摊台翻找,仍无人认可,遂到工商所反映,要求协助处理。我们接报后,及时来到肉市查询拜访,并声明:谁拿了农伯的野猪肉限半个钟头赔给农伯,不然,我们请差人来查处。他们晓得工商人员说一不贰,乖乖

  把野猪肉退还了农伯。

  肉食市场是集贸市场监管难点,屠商脾性浮躁,动辄喊杀喊打。我很感谢感动在培训班里学到了“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以法服人”的工作方式,我在与屠商打交道的日子里老是游刃不足。后来我分开了肉食市场管区,到了其他管区,既加入了夏粮入库期间冲击商贩抢购公粮

  的步履、夜查大宗农副产物的外销偷漏税费工作,也开展了冲击无照运营、清理个别欠费等各项工作,凭着一股对工作高度担任的立场,当真做好每项工作,一路走来,无怨无悔......查看更多>

  上一篇:《子虚赋》下一篇:追想彭荆风分享到:

  我的梦中城市

  我的人生已逝

  我的心只哀痛七次 冰心译

  我们是如何过母亲节的

  夏多布里昂:美洲之夜

  向恋人率直

  吴冠中《婚礼和父亲》

  张秀业《父与女》

  罗兰《父亲的照片》

  汪曾祺《我的父亲》

  汪曾祺《多年父子成兄弟》

  黄宗江《沉船上的父亲》

  营业合作热线:

  本站文章归原创作者所有,本站发布并不代表认可其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