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徐关东 > 汉赋铺陈排比与罗列对唐诗的影响

http://nsndigital.com/xgd/321.html

汉赋铺陈排比与罗列对唐诗的影响

时间:2019-07-16 09:5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会议PPT

  IT计较机

  建筑/情况

  法令/法学

  通信/电子

  研究生测验

  经济/商业/财会

  幼儿/小学教育

  办理/人力资本

  汽车/机械/制造

  医学/心理学

  资历/认证测验

  金融/证券

  文学/艺术/军事/汗青

  论文

  期刊/会论说文

  汉赋铺陈、排比与枚举对唐诗的影响

  文艺评论201502 古典诗学的现代阐释 汉赋对先秦文学中具有的各类修辞手法 进行了极大地丰硕和成长,并进而影响后世文 学。唐诗的繁荣是在前代各类体裁成长的根本 上构成,汉赋是其主要的文学渊源之一。唐代 诗人同样长于在作品中使用各类修辞技巧,而 此中有一些则遭到汉赋影响。此中铺陈、排比、 枚举三种是最能表现汉赋特征的修辞手法,并 影响了唐代诗人的创作。目前学界对汉赋、唐 诗修辞的研究已取得一些进展,但尚未见将两 者放在文学成长的长河中调查其渊承的功效, 因而本文不辞浅陋,别离切磋铺陈、排比、枚举 三种修辞手法对唐诗修辞的影响,并进一步讨 论对唐诗章法布局的影响。 一、汉赋铺陈对唐诗的影响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诠赋》曰“赋者,铺 ,清人刘熙载《艺概赋概》曰“赋起于情事杂沓,诗不克不及驭,故为 赋以铺陈之。斯于千态万状,层见叠出者,吐无 不畅,畅无或竭。《楚辞招魂》云:‘结撰至思, 。铺陈实为赋体文学最次要的表示手法,它呈现于先秦诗文,在汉赋中被极大地发 法:“列者,一左一右,横义也;叙者,一先一后,竖义也。”横义为按空间方位铺陈,如司马相如 《子虚赋》对楚王苑囿云梦的那段描述即可绘 为很是清晰的布局图: 能够看出司马相如依空间方位对云梦进 行了层层铺叙。空间铺叙始自《楚辞卜居》“东 方不克不及够托些”“南方不克不及够止些”“西方之害, 流沙千里些”“北方不克不及够止些”,至汉赋“东南 西北”“上下凹凸”“前后摆布”“表里中”等成为 常见的铺叙体例。司马相如《上林赋》、扬雄《蜀 都赋》、班固《两都赋》、张衡《西京赋》等大赋习 用外,很多小赋也利用这种铺叙体例,如孔臧 《杨柳赋》“尔乃观其四布,运其所临,南垂大 千字,铉怒,不视,曰:‘汝何不于水之前后摆布广言之?’竦益得六千字” ,以此可知前后摆布的铺陈体例于赋体文学创作之主要性。 竖义为依时间挨次铺陈,如枚乘《七发》 “其根半死半生,冬则烈风漂霰飞雪之所激也, 汉赋铺陈、排比与枚举对唐诗的影响i.1003-5672.2015.02.013文艺评论literatureandartcriticism 201502 古典诗学的现代阐释 则羁雌迷鸟宿焉”、扬雄《太玄赋》“朝发端于流沙兮,夕翱翔于碣石”、张衡《南都赋》“春卵夏 笋,秋韭冬菁。”“朝……暮……”布局同样始于 屈原《离骚》,如“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 莽”、“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汉赋中依时间挨次铺陈的体例则愈加多样化。 此外,依事务成长挨次是时间铺陈的主要方 面,如司马相如《子虚赋》《上林赋》,“其由子虚 应邀与齐君共猎入手,先言猎罢向乌有先生炫 耀云梦与楚王之猎,继以乌有先生的辩驳,又 引出亡是公的攻讦和对皇帝苑囿及纵猎的称 扬,最初以子虚、乌有先生的赔罪收结,前后次 序相连,形成全文铺陈的时间纵线” 。时间与空间铺叙相连系形成了汉赋的铺陈体例,这种 体例在唐诗中也经常呈现。 唐代有很多依空间方位进行铺陈的诗,如 卢照邻《怀仙引》“下空濛而无鸟,上巉岩而有 楼下东回辇,青草洲边南渡桥。坐见司空扫西第,看君随从落花朝”、李峤《扈从还洛呈随从 禁令横西秩”、王昌龄《长歌行》“北登汉家陵,南望长安道。下有枯树根,上有鼯鼠窠”、聂夷 中《短歌行》“朝出东郭门,嘉树郁参差。暮出西 等。此中杜诗表示尤为较着,如杜甫《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工具南北更谁论,白首扁舟病 独存。遥拱北辰缠寇盗,欲倾东海洗乾坤。边塞 豺狼斗,屡跼风水昏。高有废阁道,摧折如断辕。下有冬青林,石上走长根。西崖特秀发,焕 若灵芝繁”等。杜甫很喜好将“东南西北”四个 方位词用在一联中,如《遣闷奉呈严公二十韵》 三首》“岷岭南蛮北,徐关东海西”、《寄从孙崇简》“嵯峨白帝城工具,南有龙湫北虎溪”。有时 候诗句中无方位词呈现,但仍然是按空间铺 叙,如杜甫《又上后园山脚》“朱崖著毫发,碧海 吹衣裳。蓐收困用事,玄冥蔚强梁”四句,仇兆 鳌注曰“朱崖南望,碧海东望,蓐收西望,玄冥 中、船依楼下、鸟度楼上”,皆是依空间方位进行层层铺叙。 唐诗中依时间铺陈的有宋之问《登粤王 台》“冬花采卢橘,夏果摘杨梅”、张说《和张监 风》其四十一“朝弄紫泥海,夕披丹霞裳”、《蜀道难》“朝避猛虎,夕避长蛇”、韩愈《南山诗》 “春阳潜沮洳,濯濯吐深秀。岩峦虽嵂崒,薄弱虚弱 流”、顾况《上古之什补亡训传十三章十月之郊一章》“冬日严凝,言纳其阳,和风载升。夏季 郁蒸,言用于阴,冷风飒兴”等。 空间与时间又经常交融在一路,如杜甫 《登兖州城楼》: 东郡趋庭日,南楼极目初。浮云连海岱,平 眺独迟疑。赵汸注云:“三四宏阔,俯仰千里。五六微 婉,上下千年”,三句言天上,四句言地下,三四 两句为空间。五六两句为时间。诗畴前后摆布、 上下古今进行层层铺陈,布局宏整,派头浩荡。 此外依事物特征进行铺陈也是汉赋比力 主要且对唐诗影响比力大的一种体例。如枚乘 写枝与叶,司马相如《上林赋》“扬翠叶,扤紫茎,发红华,垂朱荣”顺次描写叶、茎、花,刘胜 描写叶、枝。唐诗同样如斯,如李峤《竹》“白花摇凤影,青节动龙文。叶扫东南日,枝捎西北 云”别离描写了楠树的花、节、叶、枝,史俊《题 巴州光福寺楠木》“结根幽壑不知岁,耸干摩天 凡几寻”“经行绿叶望成盖,宴坐黄花长满襟” 别离描写了楠树的根、干、叶、花,孟郊《折杨 映楚池波”别离描写了杨柳的枝、花、叶,杜甫《古柏行》“孔明庙前有老柏,柯如青铜根如石。 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别离描写 了古柏的柯、根、皮、干。而且汉赋中写到树木 总会提及树上的鸟类虫类,如枚乘《柳赋》“出 入风云,去来羽族。既上下而好音,亦黄衣而绛 足。蜩螗厉响,蜘蛛吐丝”、孔臧《杨柳赋》“鸣鹄 64 文艺评论201502 古典诗学的现代阐释 雄寡雌,纷繁翔集,嘈嗷鸣啼”。唐诗也不破例,如王绩《古意六首》“去来双鸿鹄,歇息两鸳 鸯”、卢照邻《望宅中树有所思》“上舞双栖鸟, 中秀合欢枝”、张九龄《感遇十二首》“侧见双翠 鸟,巢在三珠树”、李白《古意》“中巢双翡翠,上 纷拏”。值得留意的是,杜甫《枯柟》诗反其意用之,“白鹄遂不来,天鸡为愁思”,鸟兽不来,亦 二、汉赋排比对唐诗的影响汉赋的铺陈与排比是慎密相连的。关于排 比,陈望道先生认为“同范畴同性质的事象用 告终构类似的句法一一表出,名叫排比” 王希杰先生认为排比“是把三个以上布局不异或类似、意义相关、语气分歧的词组或句子排 列起来,构成一个全体” ,后一种代表学术界的支流概念,其不合在于排比能否必需三个以 上的词组或句子陈列。本文认为陈望道先生的 概念更为允当,由于汉赋中即大量具有两个词 组或句子陈列,但却不是对偶的现象,如孔臧 绝”。陈望道先生《修辞学发凡》认为“措辞中凡是用字数相等,句法类似的两句,成双作对排 列成功的,都叫做对偶辞”,对偶与排比的区别 在于“(一)对偶必需字数相等,排比不拘;(二) 对偶必需两两相对,排比也不拘;(三)对偶力 避字同意同,排比却以字同意同为经常情况”。 以此来看,《杨柳赋》这两句字数不相等,又重 字,都不是对偶,称其为排比更为合理。排比这种修辞手法在先秦文学中早已呈现,如《诗经 小雅北山》“或燕燕居息,或尽瘁事国,或息偃 在床,或不已于行,或不知叫号,或惨惨劬劳, 畏咎,或收支风议,或靡事不为”,《孟子公孙丑上》“无怜悯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 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长短之心,非人 也”,《战国策楚策》“彼有廉其爵、贫其身,以 稷者;有劳其身、愁其志,以忧社稷者;亦有不为爵劝、不为禄勉,以忧社稷者”等。汉赋特别 是散体大赋更是充实使用这一修辞手法,并有 很多丰硕成长。 在汉赋中,无论大赋仍是小赋,使用排比 都很是遍及,且在一些篇章中经常大量呈现。 以枚乘《七发》为例,此中排比即有: 且夫出舆入辇,命曰蹶痿之机;洞房清宫, 命曰寒热之媒;皓齿娥眉,命曰伐性之斧;甘脆 飞鸟闻之,翕翼而不克不及去;野兽闻之,垂耳而不克不及行;蚑蟜蝼蚁闻之,拄喙而不克不及前。 也,飘飘焉如轻车之勒兵。鸟不及飞,鱼不及回,兽不及走。 内有保母,外有傅父。 饮食则温淳甘膬,脭肥厚衣裳则杂遝曼 文艺评论literatureandartcriticism201502 古典诗学的现代阐释 一篇《七发》即利用了如斯之多的排比,句式犬牙交错,排比的句数也纷歧。因为排比句 式有助于构成赋文铺宣扬厉的气概,遭到汉代 赋家青睐,被遍及利用。排比技巧响应地也得 到了丰硕与提高。 唐诗中同样很重视使用排比,如韩愈《双 鸟诗》“不断两鸟鸣,百物皆生愁。不断两鸟鸣, 自此无春秋。不断两鸟鸣,日月难旋辀輈。不断 两鸟鸣,失九畴”、《谴疟鬼》“医师加百毒, 堪被金石,或可投花钿。或为舆隶唱,或被儿童怜”、陆龟蒙《江湖散人歌》“所以头欲散,不散 弁峨巍。所以腰欲散,不散珮陆离。行散任之 当然,使用排比最负盛名的唐诗莫过于韩愈的《南山诗》,连用五十一“或”字句排比,可 谓至铺张之极致。后世论者指出其源于《诗经 小雅北山》,但同时更多诗论家认为韩愈是受 汉赋影响,如清人沈德潜《说诗晬语》即说韩愈 《南山诗》“下五十余‘或’字,然情不深而侈其 使用处亦是赋家手法,然脱胎入化,耳目一新”,即以“或”字句排比,在汉赋中亦为常见, 如扬雄《解嘲》“夫上世之士,或解缚而相,或释 习习,迟速承意,控御缓急”,王延寿《梦赋》“或盘跚而欲走,或拘挛而不克不及步,或中创而含蓄, 篇幅较长的古诗使用三句以上的排比力多,而二句构成的排比在唐诗中使用则相对更 遍及一些。如刘希夷《令郎行》“天津桥下阳春 水,天津桥上富贵子。……可怜杨柳悲伤树,可 怜桃李断肠花。此日遨游邀美女,此时歌舞入 娼家。……愿作轻罗著细腰,愿为明镜分娇面。 与君相向转相亲,与君双栖共一身”、李白《将 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 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鹤发,朝如青丝暮成 易《读张籍古乐府》“上可裨教化,舒之济万民。下可理情性,卷之善一身”、元稹《青云驿》“上 天勿行行,潜穴勿凄凄”、李商隐《娇儿诗》“或 谑张飞胡,或笑邓艾吃”、皮日休《太湖石销夏 湾》“小艖或可泛,短策或可支”等。 三、汉赋枚举对唐诗的影响 枚举指将同性质或同范畴的事物顺次列 出,在散体大赋中使用较为凸起 。这一修辞手法先秦文学中已呈现,如《鄘风定之方中》“树 之榛栗,椅桐梓漆”持续枚举了六种树木,《大 续枚举了六种鱼。至汉代,枚举更是获得赋家们的被普遍使用。以司马相如《上林赋》为例, 此中即有多处使用,如“于是蛟龙赤螭, 文艺评论201502 古典诗学的现代阐释 闾,欃檀木兰,豫章女贞”持续列举了多种鱼、宝石、鸟、兽、草、木。 汉赋中的枚举分三种:一是间接列举,如 枚乘《梁王菟园赋》“西望西山,山鹊野鸠,白鹭 鹘桐,鹯鹗鹞雕,翡翠鸲鹆,守狗戴胜”。唐诗中 鳣鲇鳢鳅”“鸂鶒鴒鸥凫”便是此类。但这类枚举不免堆垛之弊,唐诗中只是偶一为之。 二是与动词连系,如司马相如《上林赋》天 子射猎时的一段描写:“生貔豹,搏虎豹,手熊 射封豕”,列举猎物的同时也列举了很多射猎动作。唐诗中如沈佺期《轰隆引》“有如驱千旗, 大补阙》“猿呼鼯啸鹧鸪啼”、李商隐《异俗二首》之二“不曾容獭祭,只是纵猪都。点对连鳌 饵,搜求缚虎符”便是此类枚举。 三是景物描写的枚举,如司马相如《长门 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飘风回而起闺兮,举帷幄之襜襜。桂树交而相纷兮,芳酷烈之訚訚。 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猨啸而长吟。翡翠胁翼而 来萃兮,鸾凤翔而北南”,别离列举并描写了 云、雷、风、帷幄、桂树、孔雀、玄猨、翡翠、鸾凤 等景物。唐诗中如沈佺期《杂诗三首》“落叶惊 秋妇,高砧促暝机。蜘蛛寻月度,萤火傍人飞。 清镜红埃入,孤灯绿焰微”、杜甫《秋天夔府咏 垒垒悬。碧萝长似带,锦石小如钱。春草何曾歇,寒花亦可怜”《大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 塘峡久居夔府将适江陵流落有诗凡四十韵》 “乾坤霾涨海,雨露洗春芜。鸥鸟牵丝飏,骊龙 濯锦纡。落霞沉绿绮,残月坏金枢。泥笋苞初 此类枚举。同汉赋一样,唐诗中所列的事物也很丰硕 多彩。如王绩《食后》“田家无所有,晚食遂为 毒,萸蒂发羹香。鼓腹聊乘兴,宁知逢世昌”对食物的枚举;杜甫《中丞严公雨中垂寄见忆一 嘶”、李商隐《商於》连用六个动词“背坞猿收果,投岩麝退香。建瓴真得势,横戟岂能当。割 地张仪诈,谋身绮季长”对动词的枚举;杜甫 出将,渭水更屯兵。设备邯郸道,和亲逻逤城。幽燕唯鸟去,商洛少人行”、《闻官军收河南河 北》“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对地 名的枚举;杜甫《冬狩行》“幕前生致九青兕,馲 体黄膏流”对野兽的枚举等。因为诗歌每句的字数与全体的篇幅都远 远少于赋,因而唐诗中的枚举经常以精辟的语 言表示出来。如崔液《上元夜六首》之六“星移 障》“芳晨丽日桃花浦,珠帘翠帐凤凰楼”十四字列举了六种景物,杨师道阙题诗“桂户雕梁 连绮翼,虹梁绣柱映丹楹”十四字列举了六种 建筑,韩愈《游青龙寺赠崔大补阙》“猿呼鼯啸 鹧鸪啼”七字列举了三种动物的啼叫。吴沆《环 溪诗话》称这种一句诗中列举三物或四物为叠 句,并认为韩愈诗歌之妙在于此,“如‘黄帘绿 叠多,故现实而语健。又诸诗《石鼓歌》最工,而叠语亦多。如‘雨淋日炙野火烧’、‘笔走龙蛇众 韵韵皆叠。每句之中,少者两物,多者三物甚至四物,几乎是一律。惟其叠语,故句健,是认为 好诗也” 四、汉赋铺叙排比枚举对唐诗布局形式的影响 以上所阐发皆为铺叙、排比、枚举在具体 艺术技巧方面临唐诗的影响,在此根本上它们 影响了唐诗的章法布局。 起首是对长篇诗歌的影响。杜甫《北征》和 韩愈《南山》是唐代最优良的长篇古诗,这两首 诗都受汉赋很大影响。胡小石先生《杜甫〈北 文艺评论literatureandartcriticism201502 古典诗学的现代阐释 名《北征》,即可见之,其布局出赋,班叔皮《北 征》、曹大师《东征》、潘安仁《西征》,皆其所本, 物”两句下注曰“以上叙自凤翔北行至邠,沿途所见,纯用《北征》、《东征》、《西征》诸赋章法。 化赋为诗,体裁挹注转换,局度宏大,其风至杜 。《韩昌黎集纪年笺注》“推之《南山》,赋体。赋本六义之一,而此则《子虚》、《上林》赋 云》:读谢灵运诗,知其揽尽山水清秀。读退之‘南山诗’,颇觉似《上林》、《子虚》赋,才力小者 不克不及到”。赵翼《瓯北诗话》认为“自沈、宋创为 律诗后,诗格已无不备。至昌黎又簇新斥地,务 为前人所未有。如《南山诗》内铺列春夏秋冬四 时之景,《月蚀诗》铺列东南西北四方之神,《谴 所举四诗皆为遭到汉赋铺陈排比的影响。其次是对组诗的影响。杜甫对组诗的成长 有开辟意义,在他之前,虽然有一题数首的情 形,如阮籍《咏怀》、陈子昂《感遇》等,但各篇之 间布局松散,既可独立成篇,也可前后倒置,仍 不是严酷的组诗。杜诗则起头发生告终构严密 的组诗,如《前出塞九首》,浦起龙即谓“汉魏以 ,其他如《秋兴八首》、《戏为六绝句》、《解闷十二首》等 皆是如斯。杜甫的组诗遭到汉赋影响,如杜甫 章,无家可归而愁。五章,洊经世乱而愁。六章,人心好乱而愁。七章,借兵外藩而愁。八章,诸 将留镇而愁。九章,卫士糜饷而愁。十章,天气 失平而愁。十一章,穷居孤单而愁。末章总结, 藉吟诗以遣愁也”,铺陈排比形形色色的愁,俨 然一篇愁赋。“组诗从多方面描写统一对象,与 大赋体式从多个角度铺陈某事物具有类似的 筋脉,这种类似性成为赋体得以影响组诗的文 体根本” 汉赋铺陈、排比、枚举次要影响了唐诗的布局形式。铺陈次要指篇章的布局体例,最小 构成部门能够是句子,但次要是句组;排比主 要指布局类似句子的陈列体例,最小构成部门 能够是短语、段落,但次要是句子;枚举指同类 事物的陈列体例,最小构成部门是词,能够是 句子,但次要是词。三种辞格有互相堆叠的地 方,并列关系且布局类似的铺陈是排比,布局 类似的枚举也是排比。有区别又有联系,三个 辞格在一路所涵盖的内容就比力普遍。正由于 如斯,汉赋铺陈、排比、枚举对唐诗的影响也是 多层面的。 【作者单元:兰州大学文学院(730000)】 刘勰《文心雕龙》,范文澜正文,人民文学出书社1958 年版, 第135 刘熙载《艺概》,上海古籍出书社1978年版,第86 费振刚、仇仲谦、刘南平《文白对照全汉赋》,广东教育出书社,2006 年版,第118 页。按:本文所引汉赋如无另注皆出 此书。 司马光《涑水记闻》,中华书局1989 年版,第55 曹明纲《赋学概论》,上海古籍出书社1998年版,第18 彭定求等《全唐诗》,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520 文所引唐诗如无另注皆出此书。陈望道《修辞学发凡》,上海文艺出书社1963 版,第200 王希杰《汉语修辞学(修订本)》,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第 264 郑倖朱《苏轼“以赋为诗”研究》谈到苏轼“以赋为诗”的艺术技巧时论及“历数”,认为“历数又称穷举,就是将诗中同 性质或同范畴的意象一件件数来,借以表达某意象或情景 的方式”。即为本文所论枚举。文津出书社1998 年版,第 198 转引自陈伯海《唐诗汇评》,浙江教育出书社1995年版,第 1687 訛周勋初《胡小石文史论丛》,南京大学出书社2008年版,第 150、154 訛浦起龙《读杜心解》,中华书局1961年版,第9 訛郝润华、马婧《李白组诗对汉魏六朝赋的承继与受容》,《淮阴师范学院学报》2006

  汉赋铺陈、排比与枚举对唐诗的影响